关灯
护眼
字体:

15.十招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郭靖双手伸出,已抓住两名敌人背心,待要摔将出去,那知两人均是好手,双足牢牢钉在地下,竟然摔之不动。郭靖心想:“那里来的这许多硬手?难怪全真教今日要吃大亏。”突然松手,横脚扫去。那二人正使千斤坠功夫与他手力相抗,不意他蓦地变招,在这一扫之下登时腾空,破门而出。

    另一边,罗凡已经动用辟邪剑法,剑光极快,只眨眼间便至二人身前,骤然一分,分成两道竟同时向两边刺去!两人均为料到这剑光居然如此之快而诡异,轻敌之下,连退十数步,才堪堪将其挡住。

    敌人见对方骤来高手,都是一惊,但自恃胜算在握,也不以为意,早有两人扑过来喝问:“是谁?”

    还未等两人站稳脚跟,一道青光带着清越的剑鸣,如一道彗星拖着长长的光尾向两人袭来,两人急忙后退,但还未来得及动作,忽觉脖间一凉,只见一名白衣青年背对着自己两人,收剑而立。

    “你……”两人还想说点什么,却发现喉咙仿佛有些不听使唤,想抬起手,仿佛身体已经被抽干了力量,周围好似极端的寂静。

    只见那白衣青年的剑上,一滴鲜红液体滴答一声滴落在这重阳宫大殿的石质地板上,两人忽然觉得有一股热热的东西在脖子间喷涌而出,随即有些僵硬的身体不敢置信的倒在了地上。

    其余敌人见那白衣青年一剑秒杀两位好手,不由得大为震骇,一时无人再敢上前邀斗。

    此时的罗凡,已经不再是当年那个连鸡都未杀过的青涩宅男,一年多的江湖漂泊,确实让他成长了许多。

    还记得当初他看到那伙蒙古兵,烧杀抢掠,连刚满周岁的婴儿都不放过时,他瞬间如一个被点燃的火药桶,那一夜,是他第一次杀人,二十二个,一个不留。

    事后当他想起那些无头的、拖着肠子在地上哀嚎身体,与那屠宰场一般的场面,他吐了一天一夜,连苦胆水都吐了出来。

    而现在,他回过头,看着两条鲜活的生命在自己掌中流逝,神色冰冷,已无甚感觉。这些人,死不足惜。

    马钰、丘处机、王处一认出是他两人,心喜无已,暗道:“两人一到,我教无忧矣!”

    郭靖竟不把敌人放在眼里,跪下向马钰等磕头,说道:“弟子郭靖拜见。”

    “弟子罗凡拜见!”见得郭靖如此气概,罗凡自然也不愿弱了风头。

    马钰、丘处机、王处一微笑点头,举手还礼。尹志平忽然叫道:“郭兄留神!”郭靖听得脑后风响,知道有人突施暗算,却是两人心知罗凡厉害,于是捡了郭靖这个“软柿子”欲捏上一捏。

    只见郭靖竟不站起,手肘在地微撑,身子腾空,堕下时双膝顺势撞出,正中偷袭的两人背心“魂门穴”,那二人登即软瘫在地。郭靖仍是跪着,膝下却多垫了两个**。

    马钰微微一笑,说道:“靖儿凡儿请起。”接着又对郭靖说道,“十余年不见,你功夫大进了啊!”郭靖站起身来,道:“这些人怎么打发,但凭道长吩咐。”马钰尚未回答,郭靖只听背后有二人同时打了一声哈哈,笑声甚是怪异。

    两人转过身来,只见身后站着二人。一个身披红袍,头戴金冠,形容枯瘦,是个中年藏僧。另一个身穿黄浅色锦袍,手拿摺扇,作贵公子打扮,约莫三十来岁,脸上一股傲狠之色,笑声正是从这两人口中传出。

    罗凡将两人稍作打量,接着对那贵公子笑道,“你便是霍都?”

    那贵公子用着颇为不纯的口音问道:“你识得小王?你是谁?来这干什么?”

    罗凡神色微冷,答道,“我只是个普通的全真弟子而已。”

    霍都冷笑道,“想不到全真派中居然还有你这等人物。”话语间老气横秋,甚是傲慢。

    罗凡原本便对这霍都恶感颇深,现在又听他如此说话,怒声喝问道,“今日便是你带人来此寻衅滋事,放火烧观?”

    霍都冷笑道:“你是全真派后辈,此间容不到你来说话。”

    “哦?”罗凡打量了霍都一眼,不屑的道,“你是蒙古后辈,让你们大汉衮出来跟我说话。”

    “你!”霍都背后,一阵兵器出鞘的声音,场面再次剑拔弩张。

    霍都此时脸上也有些阴晴不定,良久神色才得以恢复,摺扇一合,踏上一步,笑道:“这些朋友都是我带来的,你只要接得了我三十招,我就饶了这群牛鼻子老道如何?”

    罗凡摇了摇手指,“十招。”

    霍都闻言一楞,接着铁扇一开,踱步笑道,“小子,看来你还搞不清楚形式啊,现在可不是你能讨价还价的时候!”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