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目前为止很正常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r />
    平心而论有这种稳定收入郝仁是没必要出来找什么工作的,但这人呐,闲的时间太长了就有点矫情,总觉得自己应该稍稍努力一下,开拓开拓人生道路,再加上更重要的原因——自己那老房子地方实在太偏了,偏到快脱离人类文明的程度,自从最后一家民工夫妇都从出租屋搬走之后,已经连着小半年没人来租房子,看着连续数个月空荡荡的两层“公寓”,郝仁发自肺腑地意识到一件事:除非市政规划朝着他那边倾斜,否则要想活下去恐怕真的只能出来找工作了。

    在家研究了三天城市规划,郝仁认为自己家周边一夜间变成商业中心的可能性实在不大,考虑到作为一个大老爷们不能就此荒废自己,他终于决定先找个工作,起码有收入维持着生活嘛。

    怎么说当年自己也是打工赚学费的勤劳好男人,朗朗乾坤还能饿死自己不成?

    不过命运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他这头一天在外面瞎跑基本上……也就只剩下瞎跑了。

    想这么多也没用,郝仁伸了个懒腰,决定就在路边小公园的树荫长椅下面歇会,等过了中午最热的这一个钟头再去找个小饭店填填肚子,然后坐车回家。也幸亏这是座连三线都很难算上的北方小城,即便经济发展挺快,这里也还能保持点小地方的闲适和敞亮:起码城市公共用地规划就不错,绿树成荫,就连市中心这样寸土寸金的地方也有不少的小公园可供休憩。

    他找了张纸把长椅擦擦干净,随后大喇喇地躺下,用那张印着女子医院logo和漂亮姑娘的折页盖住脸遮挡阳光,就这么浑不在意地休息起来。当然,他也不敢就这么睡过去,毕竟这年头小偷越来越多,好人都不够祸祸的,虽然自己兜里没啥值钱玩意但给人掏了也不好,他只是打算稍微眯会,起码散散身上的暑气。

    但就在他刚刚躺下好像还没一分钟的时候,透过折页边缘洒进来的阳光便已经暗淡下来,好像是有人来到了自己旁边。郝仁略有意外地露出脸来,惊愕地发现天边已经是夕阳西下,而一个娇小又纤瘦的女性身影正站在自己旁边,这道身影正好遮挡了已经下沉的夕阳,因为逆着光的关系看不清这位女性的模样,只能通过一个暗淡的轮廓确认对方是个短发的苗条姑娘。

    “呦,你醒了?”

    这个陌生姑娘似乎很是自来熟的样子,一边挥手还一边大大咧咧地跟自己打着招呼。郝仁一下子坐起身子,他先是惊讶地看看四周景色,确认现在真的已经是夕阳西下,自己原本只打算眯一会却真的一觉过去了半天时间,然后才有机会认真打量自己眼前的陌生人。这时候陌生姑娘似乎也终于意识到自己这逆光而站的位置让人看不清自己的模样,于是她咧嘴笑了一下,微微侧过身子好让对方能看清自己的模样。

    一个很漂亮的女孩子——这是郝仁的第一印象。

    对方一身挺清凉的打扮,上身穿着件贴身的白色短袖衫,衣领上缀着一片略有些孩子气的塑料小狗装饰,下身则是深色的短裤+休闲鞋,看起来好像一个偷偷翘课出来逛街的女大学生。这个自来熟的女孩子留着一头披肩短发,可能是很喜欢运动吧,皮肤带着些微的小麦色,健康又充满阳光,她的容貌秀丽可人,最让人注意的是那一双灵动的大眼睛,比郝仁见过的任何一双眼睛都充满活力,仿佛整个人的精气神都要从这双眼睛中透出来一样。

    而在她身后,则是一个看起来颇有分量的大型旅行箱。

    看着有点发愣的郝仁,这个短发的漂亮姑娘绽放出一个空前灿烂的傻笑(虽然这么说貌似有点不合适,但郝仁确实认为这就是个傻笑),那笑容干净而纯粹,现在这年头似乎已经很少能在与之同龄的女孩子脸上看到了,对方在随身的小包包里使劲掏摸了半天,终于摸出一张皱巴巴的纸来递到郝仁面前:“劳驾,请问一下你知道这地方在哪么?”

    郝仁拍拍脸蛋子让自己清醒起来,先不管这个冒冒失失的姑娘是怎么回事,而是低头一看纸上的地址……诶呦我去这不是自己家么?!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