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章 九世善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人死了,有鬼魂吗?

    阴阳两隔,就算有,活着的人也不可能知道,但这并不妨碍活人去想象。

    平坦宽广的奈何桥,横跨在忘川河上,孟婆在河岸西头设摊,一眼望不尽的鬼魂们被西边一股无形而强大的力量牵引至奈何桥上,幽魂一旦踏上桥面,就在也没有回头的可能,只能整齐的排着队,飘飘悠悠的前行,就像扑火的飞蛾一般。

    就在这时,居然响起异常嚣张的声音。

    “我要投诉!我一定要投诉!”

    随着声音,一个高高瘦瘦的帅小伙从奈何桥的对面走了过来,他的头发打着发腊,显得整齐而发亮,穿着身缀着许多亮片的白色西服,那模样就象是刚刚走下舞台的偶像派歌星。

    “啪!”一碗香气扑鼻的孟婆汤应声落地,孟婆脸上堆积如沟壑的皱纹显得更深了,她无奈地叹了口气,“半个月的薪水又没了……第九次了,这个祸害怎么又回来了?”

    那个偶像派歌星般的鬼魂,后边跟着一牛头一马面,牛头的眼睛瞪得如同两只灯笼,马面的脸拉得却比驴脸还长,只因为被他们内定为拒绝往来户的宋松海又回来了。

    宋松海的九次死亡、八次转世的传奇就从他出车祸失事开始,由于避让闯红灯的几个儿童,积下阴德,他的阳寿增加了八年……但是,倒霉的牛头马面急着赶回来参加钟馗嫁妹的喜宴,没有等到救护车来抢救,急匆匆地把他的魂魄勾了来。

    等牛头马面从酩酊大醉中醒来发现拘错了人,宋松海在阳间的肉身却已被火化了,为了逃避责任,他们只好买通崔判官将他送回阳间,让他借尸还阳,把这八年阳寿用尽。

    谁料,仅仅一年的时间,宋松海竟然死回来八次,没有一次超过二个月的。

    说起来崔判官对宋松海算是蛮不错的了,第一世送他投身在一个刚刚被淹死的羊城富商身上。这位富商是位翡翠商人,经营一家规模不小的珠宝公司,旗下有一家翡翠加工厂和五家翡翠专卖店,资产超过十亿,可年龄很大,62岁,老婆却只23岁,还有三位年纪更小的情人,如花似玉,最小的才十六,够对得起他了吧?

    问题是,宋松海是一个有正义感的人,让他面对未成年的幼/齿,他下不了手,更何况这位富翁不是在河里淹死的,也不是在海里淹死的,而是在浴盆里淹死的,是在洗澡的时候,被他那位千娇百媚的漂亮老婆给活活溺死的。

    看得飘在空中等着附身的宋松海毛骨悚然,于是在他哭天抹泪万般不愿地被牛头马面推进那个刚刚淹死的亿万富豪体内后,他实在无法享受这种艳福。

    利用两个星期时间,他了解了整个公司的运作和情况,然后将藏在保险箱中的几百件单价超过五十万的翡翠首饰取了出来,直接送给了这位富豪的糟糠之妻和被抛弃的两个儿子,其余的资产,他都变现了,想尽办法捐了出去。

    富商的老婆看到丈夫死去又活了过来,吓了半死,虽然丈夫没有说什么的,但她的心还是定不下来,遭遇一个多月的冷暴力后,她发疯了,在一个夜黑风高的晚上,拿了一把剔骨的刀在他的身上不断地捅呀捅呀……

    等牛头马面闻讯赶去的时候,也觉得那具千创百孔的尸体再让他附上去复活有点儿恶心,于是只得把他带回了地府。

    宋松海当然不会说破他是嫌那个老家伙身上该硬的地方已经软了、该软的地方却全是硬的,所以才存心找死,要不然,他也不可能选择和那个恶毒的女子睡在一张床上。

    于是乎,判官大人绞尽脑汁又把宋松海送到了一个正在手术台上抢救的省交通厅副厅长的身上。

    这位副厅长才四十五岁,算是年富力强了,出了一场交通事故,住在高等病房里,浑身插满了管子,而刚刚住院时车水马龙的场面,自从主治医生告诉组织上准备给他开追悼会后就已变得门可罗雀。

    宋松海上上辈子是一个很普通的人,凭借多年努力打拼,才过上了小康生活,他对当官挺感兴趣的,附身到副厅长的身上,他也想有一番作为,可他真的不能忍受一个体态臃肿,年龄又快赶上他妈岁数大的女人当老婆。

    老婆比老公大,整整大了六岁,当年,这个副厅长为了找个靠山,这才娶一个年龄比他大,相貌难看,脾气又不好的女人当老婆,当年,他就是得到岳父的扶持,才步步高升的,岳父退休后,他也不敢“休妻”,他的大舅哥在官场上比他岳父混的更好。

    为了不和老女人同床,附身在副厅长身上的宋松海决定赖在医院泡病号,就是不肯回家,当他融合了副厅长的记忆后,发现原来这个副厅长居然是一伙贪/腐份子中的一员时,这才大大地松了一口气。

    宋松海搜罗了一堆证据送到了省纪/委,于是在组织上对此案严厉查处时,他光荣地、主动地被原来的同伙干掉了。

    人无完人呐,宋松海只能如此慨叹,为什么世上就没有年少多金、英俊潇洒、风/流/倜/傥、玉树临风的翩翩佳公子呢?

    呃…….其实不是没有,而是符合这些条件的年轻人身体倍儿棒、吃嘛嘛香,他想附身还有得等。

    好不容易让他第八次附身到一位国内新生代偶像和实力集于一身的歌星身上,算是遂了他的心愿了,总该好好地呆够这七年阳寿了吧。

    想不到呀想不到……他居然又死回来了,不说可怜的崔判官,连牛头马面都快抓狂了。

    宋松海却是大大地松了口气,当他美滋滋地附身在这位上吊自尽的歌星身上后不久,就惊恐地发现这位惹得无数少女为之疯狂的翩翩美男子居然是一个同性恋,而且是扮演零号的那种,还得了不治之症——艾滋病。

    为他伴舞的那两个身材魁梧的小伙子经常骚扰他,而且被他拒绝接近时,那满眼幽怨的眼神儿让他头皮都炸了,这种残花败柳之身……我是堂堂七尺男儿呀,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宋松海悲愤地想,于是……经纪公司安排他到西部地震灾区参加赈灾义演时,这位“大病初愈”的名星“不小心”从台上跌了下来,且不巧,太阳穴撞到了铁杆上,于是一缕怨气冲天的幽魂直奔地府而来。

    ……

    幽冥大殿里静悄悄的,阴沉木制成的翘案上摞着半人高的文书,可是却不见崔判官的人。

    牛头马面诧异地四下瞧了瞧,向翘案走了过去。

    翘案下面摆着一台和人间的一体机相似的机器,桌子下边露出半截身子,似乎正有人钻在桌子底下。

    牛头鬼差走上前小心地叫道:“判官大人,您趴在桌子底下做什么?”

    崔判官从桌子底下爬了出来,他穿着红色的古代官袍,乌纱帽上两根桃叶儿似的纱翅,有点儿象戏台上的七品知县,八字眉、小眼睛,皱巴巴的小脸好象包子摺似的,看起来比较滑稽。

    老头儿看见是他们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