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七十三章 更加可恨的赵颢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登州是北方最为繁华的港口,每天都有无数的船只在这里停靠或离开,码头上的人流更是数以万计,特别是其中还有不少的高丽人、倭国人等,这些人生性野蛮时常闹事,给登州带来不少治安问题,因此每天都有不少人因犯下各种罪行被捕,这也导致了登州不得不建造了一座规模不小的监狱关押囚犯。

    登州监狱位于城北,通体用城砖水泥建造,十分的坚固,而且监狱附近不远还驻扎着一支军队,除了负责监狱的安全外,在战时这支军队还可以进到监狱中,借助监狱坚固的城墙防守,以此来分散主城的压力。

    不过这段时间以来,登州监狱原来驻扎在附近的军队却被调走了,取而代之的是四支更加精锐的禁军,而且这四支禁军从四个方向将登州监狱围的水泄不通,平时在监狱进出的车辆与行人都要受到禁军的盘查,稍有怀疑就会被带走详细调查,直到洗脱身上的嫌疑才会被放走,可以说登州监狱的守卫比平时增加了十倍不止,连只鸟儿想从监狱中走出来都十分的困难,更别说里面的囚犯想要逃出来了。

    现在已经是夜半时分,监狱里的犯人早在看守的叫骂声中安静下来,不过监狱外面的守卫却丝毫没有放松,监狱外面的围墙上燃烧着巨大的火炬,将监狱四周照的一片通明,高高的角楼上也有士卒拿着望远镜四处观察,绝对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点。

    不过也就在这时。忽然只听监狱外面的街道上传来一阵马蹄声,紧接着只见两个年轻人在一队护卫的保护下来到监狱,监狱外面的守卫刚想上前拦截,不过当看到这队护卫亮出的令牌时。立刻就退了下去,因为对方拿的是陛下亲赐的令牌,手持这种令牌的人连陛下的寝宫都可以自由出入,更别说这里了。

    穿过一重又一重的关卡,马车距离监狱也越来越近,不过马车里的赵信却一脸为难的对面前的赵佳道:“大哥。我看要不就算了吧,你绕过大半个地球回来还没有来的及休息,所以不如咱们先回去吃点东西睡上一觉,等明天养好了精神再来看赵佾他们也不迟。”

    对于赵信劝说的话,坐在马车里的赵佳却是连一点反应都没有,只是眼睛直勾勾的盯着车窗外。脸上的表情也十分平静,可是赵信总感觉自己大哥平静的外表下却蕴藏着一座愤怒的火山,等到见到赵佾他们时,还不知道会爆发出什么样的怒火,万一大哥在愤怒之下真把赵佾等人杀了,那明天就没办法向赵煦交待了,可惜赵佳对他的劝说却根本没听进去。

    最后赵信的马车终于进到监狱。监狱里的官员听到赵佳和赵信的身份,也是吓了一跳,急忙跑出来亲自迎接,不过赵佳却没有任何的废话,只是吩咐对方带自己去见赵佾与赵俊等人,旁边的赵信则再次亮出令牌,于是监狱的官员也不敢怠慢,急忙带着他们来到监狱最核心的位置。这里关押的都是朝廷的要犯,其中赵佾等人不但是皇族,而且还犯有谋逆之罪,所以全都被单独关押在这里。

    可能因为赵佾等人是重犯的原因,所以关押他们的这片区域完全被隔离出来,而且周围还布置有重兵,哪怕是以赵佳和赵信两人的身份,想要进去也依然遭到重重的盘查。

    好不容易进到这片监狱的核心区域后,只见这里的牢房数量并不多,一共两排大概二十多间的样子,但是每个牢房都关押有犯人,当这些人见到赵佳与赵信兄弟时,不少人都羞愧的低下了头,同时赵佳也从这些人中发现了一些熟面孔,这也让他重重的冷哼一声,同时也懒的理会这些乱臣贼子,大步向关押赵佾与赵俊的牢房走去。

    不过还没等赵佳走几步,眼看着就要到关押赵佾两人的牢房时,忽然只见旁边的牢房中有人一下子扑到铁栅栏上,同时向赵佳高声大呼道:“佳儿!佳儿是你吗,快点救救二伯!”

    赵佳也闻声望去,结果只见说话之人正是一身囚衣的赵颢,双手伸出栅栏满脸期望之色的看着他。可是赵佳看到对方却是大怒道:“你自己做的好事,竟然还有脸求我,若不是你们谋逆的话,煦弟怎么会变成那个样子!”

    “佳儿,你要相信二伯,这件事真的和我没有关系,叛乱发生时我也根本不知道,所以我是被人冤枉的!”赵颢这时却是疾声大喊道,甚至连眼泪鼻涕也一起流了下来,看起来还真是可怜。

    不过就在赵颢的话音刚落,赵佳旁边的赵信却是冷哼一声道:“我的好二伯,都到这个时候了你还叫冤,那你倒是解释一下,赵佾与赵俊手中的那些书信是怎么回事,是不是你亲笔写给他们的?”

    “我……我那只是一时糊涂,并没有真的想要造反啊!”赵颢这时却又是一把鼻涕一把泪的道。

    “怎么回事?”赵佳听到这里低声问道。

    “大哥,叛乱发生时咱们这位二伯的确不知情,但事后我们从赵佾和赵俊手中搜到不少书信,其中很多都是赵颢亲笔所写,信上的内容也都是唆使他们造反,而且赵佾和赵俊也承认之所以造反,的确也是受到赵颢的教唆,所以他虽然没有直接参与叛乱,但却比赵佾和赵俊更加可恨!”赵信这时恨声道,那些书信他已经亲自查看过,的确都是赵颢所写,绝对不是冤枉他。

    “可恨!”赵佳听到这里也狠狠的瞪了赵颢一眼,同时也觉得赵颢比赵佾和赵俊更加可恨,可惜他是自己的长辈,就算是犯了罪,自己也不宜拿他怎么样,还是日后等父亲回来,再把他交给父亲处置为好!

    想到这里,赵佳冷哼一声继续向前走,赵颢这时却还不死心的高声呼救,可惜赵佳和赵信都懒得再理他,而向前又走了几步,终于来到了两间相临的牢房,这里也就是关押着赵佾和赵俊的地方。(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