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七十六章 造反的原因(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把他的嘴给我堵上!”听到旁边牢房赵俊的声音,赵佳却感到十分厌烦,当下大声吩咐道,结果外面的护卫立刻进到赵俊的牢房,三两下就把赵俊给制服,然后撕下他身上的囚服就塞到他的嘴里,不过就算嘴堵上了,赵俊依然冲着赵佳这边嘿嘿直笑。

    “看到了吧,赵俊就是个疯子,至于二伯他虽然早就对皇位垂涎无比,但却是个没胆量的人,可你却和这样的人一起造反,真不知道你是怎么想的?”赵佳这时扭头再次对赵佾道。

    听到赵佳的这些话,赵佾平静的脸上终于起了一丝波澜,只见他忽然抬起头盯着赵佳道:“大哥,我知道你和三叔都是同一类人,在你们看来,皇位非但没有任何吸引力,反而还是个巨大的负担,当初父皇去世时,三叔明明可以坐上皇位,但他偏偏选择了放弃。”

    说到这里时,赵佾脸色忽然一变,然后语气转冷的继续道:“可是三叔自己不在意皇位,但却不意味着其它人不在意皇位,当初父皇把太子的人选交给三叔挑选,五个皇子中就数我的年纪最长,平时也最为努力,我自问哪方面的表现都不比任何人差,可是三叔为什么偏偏选择了年纪最小的赵煦,而三叔舍弃我的理由,仅仅是因为我母亲是党项人,就因为这个,我就错失了皇位,所以我才十分的不服!”

    赵佾这时终于把心里话吐露出来,他明明是皇长子。历来皇位都是传长不传幼,可是因为母亲的原因导致他无缘皇位,这件事让他一直耿耿于怀,这也直接导致了他的反叛。

    “原来如此。你终于肯说实话了!”赵佳听到这里先是一愣,然后目光复杂的盯着赵佾道,对于赵佾造反的原因,他之前也有过一些猜测,其中最有可能的就是这个,现在赵佾也终于亲口承认了。

    这时的赵佾却表现的十分有激动。只见他脸色涨红的继续道:“承认了又如何?大宋的皇位本来就应该是我的,可是却阴差阳错的落到赵煦头上,三叔又全力的帮他,让他几乎毫不费力就取得了巨大的功绩,之前更是封禅泰山,可以说什么样的好事都让他赶上了。可是我呢,我却只能隐姓埋名的到军队去拼杀,几经生死才混到个指挥使的位置,而且因为我的身份,日后在军中的提拔肯定也会受到限制,可以说一辈子都别想有什么大作为,同样都是父皇的儿子。为什么我们的际遇却完全不一样,我不服!不服!”

    说到最后时,赵佾几乎是嘶哑着嗓子吼出来,这两声“不服”也包含着他这些年的委屈,毕竟同样都是赵顼的儿子,却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弟弟在皇位上风光无限,自己却要靠双手辛苦打拼,这种巨大的反差自然让他心生不平。

    看着赵佾愤怒的样子。赵佳却面露无奈之色,当下开口道:“你只看到了煦弟坐上皇位风光的一面,可是你怎么没有看到煦弟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他小小年纪就被束缚在皇宫之中,每天都要被逼着学习各种知识,连外出游玩都是一种奢望,甚至这次封禅还是他第一次离开京城,这样的生活真的是你想要的?”

    “哼,这些都不过是末节,只要能够坐上皇位得到万民敬仰,区区一点自由根本不算什么!”赵佳的话音刚落,赵佾却是毫不在意的道,也许在赵煦看来自由与亲情比皇权更重要,但是在赵佾看来却是恰恰相反。

    “若是皇位真的那么好,那我父亲为什么不去做,你觉得你比我父亲还要聪明吗?”这时赵佳也再次开口反驳道,赵颜可是大宋公认的智者,所以赵佳才把父亲拿出来做例子。

    只不过让赵佳没想到的是,就在他的话音刚落时,却只见赵佾一笑道:“呵呵,三叔当初可能是真的不想做皇帝,但是我却知道现在的他肯定已经后悔了,若是当初他做了皇帝,那么也不必像现在这样被逼着跑到欧洲,别以为我不知道三叔让大哥你去欧洲的目的,无非也就是想给越王府留下一条退路,可若是当初他做了皇帝,哪里还需要做这些?”

    “你……”赵佳听到这里想要反驳,但一时间却又不知道如何反驳,因为当初他去欧洲时,父亲的确说过是要为越王府留下一条退路,只不过他可以肯定,父亲对当初舍弃皇位并没有任何的后悔。

    “无话可说了吧,不过现在大哥你和三叔不用再担心这个问题了,若是五弟去世,到时你们父子必将有一人登上皇位,这也彻底解决了你们越王府的隐患,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你们还要感谢我!”赵佾看到赵佳无言以对,竟然露出得意的表情道。

    “真不知道你哪里来的歪理,竟然还想要让我们越王府感谢你?等到我老爹他从欧洲回来,我看他会第一个砍了你!”正在这时,忽然只听一直没有开口的赵信忽然说道,其实他本来是不想开口的,但是看到大哥被赵佾带到沟里,所以这才忍不住打断他们道。

    “不错,这个世上人与人之间并不是只有赤裸裸的利益关系,另外还有亲情、友情等等,这也是人生中最美好的东西,若是你因为自己的私利而抛弃了这些东西,那就有些舍本逐末了!”赵佳这时也终于清醒过来道,他也是关心则乱,所以才被赵佾给带到了沟里。

    “随你们怎么说吧,反正事情已经做下,再讨论这些也是于事无补,不过若有可能的话,我希望你们能够在三叔回来前杀了我,我……我不知道该怎么再见三叔,这也是我最后的请求了!”赵佾有些破罐破摔的道,说到最后时更时露出复杂的表情,虽然他有些恨赵颜当初不选他做皇帝,但是做为赵颜的学生和晚辈,他对赵颜又十分的尊敬,现在他做下这么大的错事,自然是没脸再见他。(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