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千七十九章 赵煦已死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经过几天不眠不休的赶路,赵颜的船终于来到了登州港外,当战舰靠近港口之时,赵颜也来到船头向岸上张望,等到船只靠近港口可以看清码头上的情形时,赵颜却忽然面色惨白,整个人如遭重击的连退几步,因为只见码头上一片素白,海里的船只与码头上的树木车辆全都挂着三尺白绫,一般只有帝王去世时,才会有这种全城戴孝的情形出现。

    “夫君!你……你千万要保重身体,大宋还需要你来支撑啊!”曹颖这时急忙扶住赵颜,然后一脸悲痛的劝慰道,虽然她平时与赵煦接触不多,但对方毕竟是自己的晚辈,而且又是自己丈夫最看重的一个学生,可是现在却阴阳两隔,这让她也不禁悲从中来。

    船上的徐元等人也全都露出震惊与悲伤的神色,等到船只进入港口后,只见赵佳身率领着人正在码头等候,等到船只在码头停稳之后,船上的赵颜虽然已经猜到了事情的真相,但这时依然有些不敢死心的急步下船来到赵佳面前大声问道:“煦儿呢?”

    “父亲,煦弟……煦弟他在两天前就驾崩了!”只见赵佳这时也是泪流满面的开口道,他这时其实也很想扑到赵颜怀中痛哭一场,可是现在他的身份已经大不一样,所以有时候也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

    本来还残存着一丝奢望的赵颜听到儿子的回答,脑子里立刻“嗡~”的一声响,紧接着只感觉眼前一黑,然后整个天地都开始旋转起来,随后他就什么也不知道了。

    谁也没想到赵颜在听到赵煦驾崩的消息时竟然会一下子晕倒,当下码头上与船上的人全都乱成一团。幸好徐元等人还比较冷静,立刻让人把赵颜抬到登州城诊治,结果当御医为赵颜号脉之后。告诉众人赵颜只是因为这段时间饮食睡眠不足,再加上悲痛过度这才晕倒。等到醒来之后休养一段时间就没事了,这才让所有人放下心来。

    等到赵颜醒来时,已经是华灯初上,赵佳等人全都守在他的床前,当看到他清醒时,所有人都是松了口气,不过赵颜想到之前赵煦去世的消息,却是闭上眼睛长叹一声。眼角也有眼泪滑过,随后他让其它人先出去,只剩下赵佳一个人,然后这才用颤抖的声音开口问道:“佳儿,煦儿去世时是否安详,有没有什么话交待?”

    “父亲,煦弟去世时很想再见您一面,可惜却没能坚持到您回来,这也是他最大的遗憾了,不过除此之外。倒也没有什么其它的遗憾,所以煦弟走的还算安详。”赵佳声音沉痛的回答道,眼泪也再一次涌出来。赵煦去世的时候,他就坐在他的身边,只是整整两天过去了,他却还是有些无法接受这个事实。

    听到赵佳的这些话,赵颜也同样泪流满面,不过很快他就一脸恼火的追问道:“赵俊和赵佾这两个混蛋呢,把他们带到我面前来,我要亲手宰了他们!”

    “这个……”听到父亲问起赵俊和赵佾的事,赵佳这时却显得十分为难。过了片刻这才开口道,“父亲。煦弟在去世之前,一直不同意将赵佾他们正法。因为他觉得对方始终是自己的兄长,虽然他们可以不仁,但自己却不能不义,所以……”

    “不行!”还没等赵佳把话说完,赵颜就再次恼火的打断道,“煦儿什么都好,就是在亲情方面太过放不下,这是他的优点也是缺点,赵佾等人犯上作乱罪无可赦,必须明正典刑才行,绝对不能因一时之仁而放过他们,否则日后岂不是会让更多的人造反?”

    赵颜是个公私分明的人,而且这时也正在气头上,无论如何也不肯放过赵佾和赵俊兄弟二人,甚至连间接参与到这次叛乱之中的二哥赵颢,赵颜也十分的痛恨,所以这次他是真的起了杀心了。

    看到父亲执意要杀赵佾等人,赵佳这时却是苦笑一声,当下再次开口解释道:“父亲,还是煦弟了解您,他知道您回来后肯定不会放过赵佾他们,所以在此之前,就已经将这几人的罪名给定下了,您现在想改恐怕也不太好吧?”

    “有什么不好的,谋反本来就是死罪,若是煦儿判他们无罪的话,难道就这么轻轻的放过他们?”赵颜却还是有些不依不饶的道,一般来说他轻易不愿意杀人,除了当年的阿骨打父子外,他几乎没怎么杀过人,可是现在却恨不得亲自宰了赵佾他们,毕竟正是他们这些人害死了他视若亲子的赵煦,这种丧子之痛没有经历过的人根本无法体会。

    “这……”赵佳听到这里也有些语塞,不过他很快就再次苦笑一声道,“父亲,恐怕您很难再给赵佾他们判罪了,因为煦弟之前给他们定下的是流放之刑,而且流放的地方只有煦弟自己知道,现在赵佾他们已经被人押送着离开了,具体去哪我也不知道?”

    说到最后时,赵佳双手一摊露出一个爱莫能助的表情,这也是赵煦为了保全两位兄长的性命的最后手段了,反正只要把赵佾他们流放的远远的,让赵颜一辈子都见不到他们,如此一来赵佾他们自然也就安全了。

    “什么?”赵颜听到这里先是一愣,不过紧接着他又有些怀疑的对赵佳道,“你真的不知道赵佾他们流放到哪里了?”

    “真的不知道,这件事是煦弟一手安排的,人也是他挑选的,不过肯定不在大宋本土,甚至还可能离大宋特别远。”赵佳再次解释道,不过这次他撒谎了,其实他知道赵佾等人的流放地,不过他答应过赵煦,无论如何也不会告诉父亲。

    看着儿子无辜的表情,赵颜却还是有些不信,不过很快赵佳又开口道:“父亲,我知道您很生气,可是煦弟是大伯的儿子,赵佾与赵俊他们也同样是大伯的儿子,若您真的亲手杀了他们,就算他们有不可饶恕的罪行,但您心里就好受了吗?”(未完待续。)

    ps:下一章就大结局了,码的有点慢,望大家谅解。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