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十七章 天地不容 仗剑孤存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孤松山庄。

    苍山葱郁,却是人迹少至。

    “月儿,你究竟去哪里了!”

    一声轻呼,山庄门口,天刀宋远三步并两步,将自己的女儿抱在了怀中。

    “爹!”

    这一副感人至深的父女重逢画面,终因为荆天明的存在,而变得有些尴尬。

    “墨家的巨子?”

    刚刚宋远因为惦念自己的女儿,一时忽略了她身边的男子。可等到他看清了,却是勃然大怒。

    “爹!”

    荆天明曾经污了他女儿的名节,事后又不清不楚的。宋远见到他,很是恼怒,正要发作,却被宋如月拦了下来。

    “女儿不孝,没有告知父亲,就私下...私下和天明结为了夫妇。”

    宋如月护夫心切,在大庭广众之下就说了出来。

    “什么!夫妇?”

    宋远不可置信的看了一眼有些无辜的荆天明。毕竟把人家女儿骗了,荆天明看向自己老岳父的眼神有些闪烁。

    宋远周围的人,包括宋如月的几个哥哥,都有些诧异,但随即目光却又平静了下来。

    宋远看着荆天明,目光十分复杂。久之,他大笑一声,拍了拍荆天明的肩膀。

    “好女婿!稍晚一些,我设宴为你接风!”

    接着,山庄门前便是一阵笑声。

    荆天明松了一口气,随着宋远走进了山庄之中。

    深山之中,迷雾泛起,山庄犹如一只巨兽,隐伏其中。

    一双锐利的双眼由始至终,看着这一切,冷漠至极。

    日头初升。

    荆天明没有想到的是,他前脚带着自己的妻子投奔到了自己岳父的家中。后脚,公羊止的军队已经驻军山下。

    “将军!”

    钟离昧站在公羊止的白马之旁,躬身行礼。

    公羊止骑在白马之上,瞥了一眼钟离昧。

    “你有什么话想要说么?”

    公羊止的话语之中带着轻蔑之意,就像是无聊时和宠物在对话一样。

    “将军,这孤松山庄在深山之中。天刀宋远又是江湖上一等一的高手,他的几个儿子也都是武艺高强之人,我们的兵力怕是不足!”

    钟离昧拱手而道。他的心中不无担忧,公羊止立功心切,为了围捕墨家的巨子,只带着两千兵马就来到了孤松山庄。而这些军士中,成分比较复杂,战斗力并不高。

    “本将已经说过,自有万全之策。无需多言!你本是伪帝那边投诚而来,陛下仁德,给予尔辈一条生路,不要不知分寸!”

    公羊止话很是严厉,他出身关中,对钟离昧这等降将有着天然的优越感。更可况,钟离昧既不是关中出身,又是从扶苏那边投诚而来。对于公羊止而言,钟离昧却是连寻常的路人都有不同。起码,对待一个路人,公羊止不会这么疾声厉色。

    “可是将军,光凭我们的人手,怕是连孤松山庄的山门都没有摸到,就被宋远发现了。”

    孤松山庄并不是小势力,光是宋远门下豢养的高手,就有四五百人,个个武艺不俗。在这山野之中,就算是正规军的军力也很难发挥出来,何况还只是一些战斗力不足的杂牌军。

    若是被他们发现,依靠着这山势险要,秦军占不到便宜不说,怕还要交待在这里。

    一声嘶鸣,白马扬蹄,公羊止的鞭子挥了下来,打在了钟离昧的身上。

    钟离昧硬撑了这一鞭子,火辣辣的感觉传到了身上,却是一声不吭。

    公羊止见钟离昧硬气,本来想要发的火,却是更加的重了三分。只是此刻正是作战前夕,他不好过于发作。

    “滚!”

    月色上悬,山中犹显寒寂。

    孤松山庄之中,却是张灯结彩,格外热闹。

    今夜酒醉,客厅之中,荆天明俨然已经成了主角。

    墨家巨子,当今天下第一侠者,反抗暴秦的领头人物.......这些头衔,无论是哪一个,都值得人肃然起劲,何况还只是在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身上。

    荆天明成了所有人的焦点,身为妻子的宋如月自然与有荣焉。她接受着一众女眷的祝福,看着在众人中央的荆天明,笑容却是显得格外的甜蜜。

    与整座山庄热闹不同,天刀宋远的房间,却显得有些冷清。

    这位江湖上的头面人物,如此坐在自己书房中,不知道在想什么?

    书房幽暗,连盏灯火都没有点,位置又是在山庄偏僻的角落,平时很少有人来。如今众人都在为墨家巨子的到来而庆祝,宋远却是一脸愁容。

    “为什么不告诉我?”

    一声轻语,在这空寂的房中响起。若是让旁人看来,无疑会认为宋远失心疯了,竟然对着空气在讲话。

    “告诉了你!你还下得了决心么?”

    宋远没有疯,房间之中,却是有着一声戏谑的声音回应着。

    “月儿已为人妇。我们之前达成的条件,还能作数么?”

    宋远有些疲累,用手揉了揉太阳穴,身形在月光之下显得有些颓然。

    “条件不变!只是有一件事情,你必须要明白!”

    “是的!我明白!”

    宋远站了起来,叹了一口气,缓缓地走出了自己的书房,朝着宴会厅走去。在那里,正有着一件重要的事情需要让他去做。

    一轮寒月,遥挂天际。宋远抬头望了一眼,无奈一笑。远方,人影涌动,欢声笑语。

    “庄主来了!”

    宋远跨进宴会厅的那一刹那,身形变得矫健。他一步一步,朝着荆天明而去,脸上却洋溢着笑容。

    “你们这些混蛋,到底灌了我女婿多少酒?”

    一声哄堂大笑,随着宋粗狂的话语,宴会又热闹了几分。

    荆天明不知道喝了多少酒,整个人都晃晃悠悠的,脸上红潮上涨。

    “我没事,我还能喝得更多。”

    “爹爹,你管管他们。大哥二哥三哥他们欺负人!”

    宋如月搀着天明,有些不满。

    “都说女生外向。看看我的女儿丫!”

    宋远摇了摇头,说道。

    “爹爹!”

   &nb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