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零八章不堪承受的错误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回去之后,叶双双只感觉整个人晕晕沉沉的。一个人伫立在阳台上,冬季的夜晚滴水成冰,迎面刮来的风就像刀子一样,刺得脸上发疼。她只是紧了紧外套,却并没有进去的意思。

    程墨回来后,看到的就是她一个人,孤零零地站在阳台上,任凭风雪吹过,纤细的背影透着寂寥和脆弱。令人觉得无比心疼。

    他立即拿了一件兔毛披风,走过去,轻轻披在她的身上。叶双双仿佛不知道他回来了一样,吓了一跳,回过头来,正好对上他担忧的眼神。不禁惊喜地笑了起来:“你什么时候回来了?”都怪她想得太入神,居然没有发现程墨回来了。

    “刚到,外面这么冷,怎么不进去?”程墨替她整理好了外套,凑近双双的脸,两个人贴在一起,她的脸在寒风中冻了一晚上,早就冰凉冰凉的,程墨的脸贴着她,试图将自己的温度传给她。

    叶双双不好意思地捎头发:“在想些事情。”程墨的脸颊暖暖的,带着灼热的温度。贴在脸上,真的好舒服。

    自从跟田歆分别之后,她的脑袋就一片混乱,想东想西想了很多。关于顾流轩的事,足以打击得她体无完肤。哪怕已经有了证据摆在面前,她还是私心里不愿意相信,顾流轩会是那样的人。

    林笙说,顾流轩的姐姐顾流萤,当年因为爱慕程墨的关系,几次三番追求他,所以顾流萤和程墨也是曾经有过一段感情,后来不知道为什么分手,顾流萤伤心之余,在一个夜深人静的夜晚,割腕自杀。

    顾流轩得知姐姐为情自杀后,将所有的错误都归结于程墨。这也成为他报复程墨的原因。

    是因为程墨吗?

    她抬起眼睛,看着近在咫尺的脸,满腹的疑惑和谜团萦绕在心头,却不知道从和问起。今天晚上,她想了很久,想要跟程墨问清楚,当年顾流萤的事,是不是真的他的错?想要问顾流轩,那些证据是真的吗?

    但到头来,她却发现自己什么都不敢问,也不知道如何问起。

    程墨捧着她的脸,两人四目相对,他很意外,她的眼里居然蕴含浓浓的忧愁。她是在担心什么吗?这个认知让他很心疼,暗骂自己不够关心她。

    “能否说说,你在担忧什么?”程墨拉着她走进客厅,关上门窗。顿时热气涌来。他挪了个位置坐在沙发上,把叶双双抱在自己的腿上:“皱着眉头,可一点都不漂亮。”

    叶双双早就习惯了他的这种亲密举动,也不再别扭,心安理得地坐在他腿上,在脑里排练了一遍,方才小心翼翼地问他:“那我问你个问题,你要实话实说,你认识顾流萤吗?”

    听到那个记忆深处的名字,程墨明显身躯一震,脸色凝重的看着她:“为什么这么问?”

    感觉到他的反映,叶双双就知道他已经承认了。程墨,果然是认识顾流萤的。

    一想到,林笙和田歆所说的一切有可能是真的,一颗心猛然沉了下去,好像置于冰窖之中,冷得她呼吸不畅。

    程墨把玩着她的长发,脸上却越来越凝重严肃:“认识,以前的一个朋友。”

    叶双双搂上他的脖子:“就朋友那么简单?”她并不是怀疑程墨跟顾流萤之前的关系,只是,她想知道,当年,程墨跟顾流萤之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为什么顾流萤会自杀,她的死,难道真的是程墨的原因?

    天知道,她有多么希望,那不是他的原因。如果是,那她要怎么办,要如何去面对顾流轩?

    “你怎么了?今天怎么突然问这些问题?”程墨吻了吻她的刘海,下意识不想说那么多。可双双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哪里肯轻易罢休,缠着他不依不饶:“我就是想知道,你说不说?不说的话,我很怀疑你们之间有猫腻?”

    她平时并不会这样,所以程墨有些意外:“我不是不想说,只是,逝者已逝,有些事,我并不想多说。你要是真想知道,我就简单说几句。”

    接下来,他将跟顾流萤认识的经过说了一遍。叶双双津津有味地听着,程墨结实顾流萤只是一个巧合,当时程墨跟唐韵凌刚分手不久,回国之后,偶然在一场宴会上认识了顾流萤。因为她的容貌与唐韵凌相似,因此对她有了好感。却没想到那一次见面,顾流萤却十分仰慕他,后来多次拜访,他也没有拒绝。

    没有拒绝的理由,是因为顾流萤跟唐韵凌长得很像吗?

    叶双双看着他,心里百味杂陈,程墨并没有隐瞒她,所以她清楚地明白,程墨曾经,也是对顾流萤有些感情的吧?

    她突然说不清楚心里是什么滋味。

    有点痛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