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65章 番外(上)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要求。

    警察皱着眉看她。

    蒋晴也开口道:“我叫蒋晴,蒋锦业是我父亲,也是这件爆炸案的涉案人,我要见你们领导。”

    “什么情况?”一位中年的便衣警察探着头问了一句。

    拦路的警察赶紧回答,“江队,她两个都说是涉案人要见你。”

    中年便衣过来,打量了程知谨一眼,“让她们进来。”

    程知谨和蒋晴跟着中年便衣进去,地上盖着三张白布,程知谨整个人绷得紧紧强迫自己不要去看,衣角却已经被她抠破。

    临时搭建的帐蓬法医出来摘下口罩,面色十分愁苦。

    中年便衣问他:“怎么样?”

    法医:“现场发现四个人的血迹,但是……目前为止还不能确定死者人数。”

    中年便衣一惊,“什么意思?”

    程知谨心脏都要从嗓子眼跳出来,“不能确定死者人数是不是说还有人逃离大火存活?”

    法医也不知该怎么说,深皱眉,“这个可能性……不是不存在但是机率太小。因为火实在太大我们根本无法确定死亡人数,对不起。”

    程知谨手握紧,“你们不能确实就有存在的机率,我要报失踪:傅绍白,男,28岁,身高185。稍后我会把他的血型相片以及详细资料送去警局。”

    中年便衣想说什么,张了张嘴还是没说出话来,其实大家都觉得仓库这样的环境从爆炸中逃生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程知谨那样执着谁也不忍心再说什么。

    蒋晴又大哭了一场,警察拉着她让她节哀。不管蒋锦业做过什么,她可以站在法律和道德上批判他,但他终究是她父亲,血浓于水。

    两人被警察安全送回医院,程知谨直接去看吴奔,听说他冲进火里救人也受了伤。蒋晴哭过一场打起精神,她一直陪着程知谨还没去看过吴奔。

    刚到病房门口碰到护士从里边出来,“请问你们找谁?”

    “这个病房是不是住着一个叫吴奔的伤者?”程知谨问。

    护士点头,“是的,不过他已经出院了。”

    程知谨和蒋晴都怔了一下,蒋晴紧张拉着护士的手问:“他什么时候走的?伤得重不重?”

    护士:“他……伤得不算重,就是脸色很吓人。医生让他留院观察,他执意要走谁也拦不住。”

    “那他有没有留下什么话或是信件?”程知谨问。

    护士摇头,“他走得挺急,谁也没见,什么话也没留。”

    “谢谢。”程知谨不再追问,护士走开。

    蒋晴怔怔站在原地,“他不想见我……也对,我父亲害得傅哥生死不明他应该恨我。”她抬头看程知谨眼里都是泪,“老师,你也应该恨我,你恨我吧,最好打我一顿……我心里可能会舒服一点。”

    程知谨逼回眼泪,“说什么傻话。傅绍白不会死的,他答应过我。”她掌心贴上小腹,“我会和孩子一起等他回来,他一定会回来。”

    ……

    那时刻骨铭心的痛,四年来不敢回想,稍稍回想都会撕心裂肺。

    程知谨瞪大眼睛望着眼前的男人,他竟然问她,小姐,我们认识吗?

    傅绍白看她的眼晴平静又茫然,好似真的认不得她,“小姐?”

    “傅绍白,好,你好!我们认识吗?我让你好好看看我们认不认识!”她一把揪住他领子弯身拉进出租车,对着司机喊,“前面过两条街情、趣酒店,开车。”</dd>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