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一章: 沦陷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除夕过后,刘傲将一家人开了一个秘密会议,然后再不提这事。

    十五过后,张子善带着小东离开了,单楚楚没有跟随。随后,八名墨门弟子也从作坊里出来出来,不久离去,其中就有刘红和刘苗。

    左诗初十就到了刘府,同时这天,从刘府飞出四只信鸽,围绕刘府转了一圈后,纷飞两个方向。

    一场大雪,将长安学院开学的日期延长好几天。

    三个粉嘟嘟的孩子在刘府前面雪地里玩雪。两男一女,两个南海走路比较稳,那女孩,步履尚且有些蹒跚。

    大黑和大白也在雪地上撒欢,可能兕子不喜欢玩雪,倒是喜欢大黑多一些。

    两个宫女模样的女子,就在边上看着,防止孩子摔跤。不过看神情,比较紧张,可能是害怕大黑和大白的样子。

    府前两把椅子上。两个老头每人一只长长烟卷,吞云吐雾。两人中间,一火炉上,温着一壶酒。时而喝上一口。

    不用说,一个是无影,一个是毕长春。

    如今兕子几乎吃住都在无影那里,偶尔回皇宫让孩子见见长孙皇后。

    作为肖美娘的义子展昭,今年的礼物就好几大车。随着孩子的成长,刘傲有意无意的限制孩子去那里的次数。

    至于杨延嗣,还是被习惯的叫成了大郎,关键是杨延嗣他不适合孩子叫,大郎大郎叫的顺口一些。他的年纪最小,可是就这,走路比兕子还要稳当一点。

    “都是好孩子啊,无影,将你那弟子给我徒弟做媳妇算了。”毕长春嘬了一口酒,随意的说。

    “孩子的事情,杂家做不了主,不说陛下娘娘那里,就是孩子长大后,喜欢谁,不喜欢谁,真说不准的。杂家有种感觉,反正应该会落在大郎和展昭他们手里,具体哪个,真不好说。这样青梅竹马的长大,兕子以后就是嫁别人,你看,这两个小子可以将天捅个窟窿。”

    “少拿皇家说事,老夫的弟子绝对不比被人差,要说皇家,这个展昭还是你们皇家的人呢。老子一生就过这几天好日子,老了老了,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徒儿,当然要给他最好的,就不知道,老夫能不能活到这个小家伙成家。

    你说也怪了,以前东奔西跑,没感觉老,如今这享福安逸的造孽,越发感觉老了。罢他的。无影,等会陪老夫练练,再不活动活动,身子都生锈了。”

    “没兴趣,打来打去,还不是半斤八两,手痒找你们家的子木去,估计你不是他的对手,杂家越发看不透他的修为了。你们刘府都是怪胎,一个一个。”

    “不是估计,是不是他的对手,这个子木,老夫看他的感觉,有当年老主人那股感觉,也许你师兄可以和他一拼。哦,我知道,难怪你今天来了。你是看你师兄走了吧?怎么,还生你气呢?”

    “嘿嘿,师兄就那样,倔强了一辈子没低过头,听说,我师兄到处打听那白胡子老道的消息,估计师兄不服气那老道。

    世上还有这样的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