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臭男人,把手给我拿开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我是你无关的痛痒,你是我难逃的劫数,一见如故,深情似荼毒。——薄野靳风

    ------------------------------------------

    “唔……”

    第一晚已经记不清自己这是第几次陷入萎靡不振,全身松软的状态。

    旖旎和火热蔓延至全身,势要将她燃烧殆尽。

    波澜起伏的微妙感如海潮一波接一波卷袭而来,让她既兴奋又恐惧。

    倏地,似是惊觉到什么,她从醉生梦死中幡然醒来。

    嘶——!

    她抽了一口气,半眯着眸抬起粉嫩的小手挡住直射而来的强光。

    头,要炸了。

    身体也快散架了。

    疲惫及眩晕让她想倒床再睡个三天三夜。

    她……

    第一晚拍了拍泛起潮红的脸颊,试图回忆。

    昨晚……

    柔软的蚕丝被从香肩上滑落,裸~露出白嫩的肌肤,她垂下眸,霎时,瞳孔猛地放大!

    胸前,颈脖……

    身上这些触目惊心的暧昧印记是怎么回事?

    来不及多想,她拽过遮掩物挡住外泄的春光,可这一个举动做出,却更惊愕了!

    呼吸陡然一窒。

    摁住了嘴巴才没让自己尖叫出声。

    天!

    被子底下竟藏了一个全身赤~裸的男人。

    她承认,昨晚的记忆里,她的确和陌生男人发生过肢体接触,有过欲生欲死的感觉。

    可,那明明只是一个梦而已,这段时间每晚都会重复,她都习以为常了,怎么变成……现实了!?

    这不科学。

    咦……不对!

    徐雏凤呢?

    她不是和她一起来参加宴会?

    不不不,想到这个名字,第一晚顿时如当头棒喝,清醒了几分。

    这个坏女人。

    为了享荣华富贵,竟然要把她推给一个六十岁的老头做小蜜。

    可恶!

    还好她砸晕他逃跑了,否则……

    小手紧紧揪着被单,第一晚斜眼扫向身侧,她逃跑之后……

    心跳漏了一拍,该不会……?

    映入眼帘的是,一个如画墨般精致的男人正安然熟睡,他五官分明,雕刻般深邃……

    第一晚狠狠甩头,拜托自己,现在根本不是花痴的时候。

    不过做了一场春梦而已,一觉醒来清白被毁了,她要大哭一场么?

    才不是!

    要么嫁,要么打。

    她果断选择后者,愤恨的抡起拳头扑了过去,管他什么美男子,暴打一顿再说。

    男人像是自带防御,在她近身的前一刻,轻易的翻身将她压下,明明什么都没做,却将她制服的动弹不得。

    第一晚屏住呼吸,磨尖了牙,做好反击准备。

    他要是敢对她怎么样,她就咬死他。

    庆幸,他没醒。

    只不过……她狠狠剜了一眼他的手,全身上下,哪个位置不放偏偏放在她胸……她咬牙,卯足了劲推他,“臭男人,把手给我拿开。”

    沉睡过去的他,并没有听到她的咆哮声。

    唔。

    重死啦。

    她挣扎着身体,想要从他怀里出来。

    鼻前掠过阵阵好闻带有成熟男性的荷尔蒙气息,加上男~女之间这般亲密相贴,微小的摩挲与接触让第一晚瞬间感觉自己被火苗点燃,快要燃烧起来……

    不仅仅是她,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愈是如此,某处正在迅速扩大……

    -

    衣衣小提醒:女主男主小初|夜vs薄野先生,希望大家喜欢~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