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四百七十六章 逐步渐进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万俟晏看见她失控的样子,眼底浮现一丝若有若无的笑意。扶着长公主的宫女生怕长公主在这里冲撞了皇上。她搀扶着她,反倒成了制住长公主。

    万俟司徒到底跟她是十多年的夫妻,他上前接过长公主问道:“我们送晟儿最后一程吧。”

    长公主紧紧的抓住他的衣袖,就跟抓到最后一根稻草般,目光恍惚道:“我的晟儿呢?”

    “在前面。”万俟司徒道。

    万俟帝看见她这个样子也不好说狠话,跟万俟司徒道;“你带着他,看着她,我们一起送阿晟走吧。”

    “是。”万俟司徒甚至没有反驳的打算,微微用力禁锢住乱动的长公主。心想,现在她还受不了那个刺激,等过一段时间休息好,长公主就会有些清醒了。

    三人行变成四人行,他们加快脚步,赶上了之前的队伍,同样的被子,侍卫扛人的姿势都没有变换过。没有人起疑心,万俟晏和暗处的人视线对上,看见他们做了个完成的手势,不带任何感情的看着皇宫里这个偏僻的角落,架起了柴禾堆。

    万俟晏看着侍卫把‘万俟晟’放到柴禾堆上,周围站着四个站着火把的人,待皇上的一声令下,就沉默的毫不留情的点燃了下面的易燃柴禾,

    火苗慢慢的吞噬壮大,发出撩人的火光,映照着周围每个人的脸庞。

    在噼里啪啦的燃烧中,接近最上方裹着棉被的人,一哄而上,他们只能看见还未烧光殆尽的人形轮廓。

    万俟晏侧头看着被火光照亮的,正无声无息留着泪水的脸庞,长公主无声的悲伤,很好,她中招了。

    燃烧的过程很缓慢,已经达到目的的万俟晏并不想让他在这里浪费时机。

    他跟皇上请示道:“启禀皇上,如果没有什么事,我就先撤退了。”

    他们时候声音不大,完全可以被柴禾燃烧的碎响所覆盖。

    万俟帝的眸中倒映着那浓浓的火光,看起来就跟正在盛怒中一样,他道:“子晏,你食言了,答应朕不伤他们母子的性命,可是你却拿阿晟的生命开玩笑。”

    “回皇上,微臣并不觉得哪里食言,我没有害他,也没有伤及他们母子俩的性命,这次他怎么感染上的,您的人应该比我更清楚,毕竟是在皇宫里保护他。再说这种病是无解,他今天不动他,他明天也会出事。所以我的作用只是替皇上分摊一些压力。”

    万俟晏说的极其小心又缓慢,仿佛力求把他话中的每一个字都传达到皇上耳中。

    万俟帝知道万俟晏说的有几分道理,但:“你有那么好心替朕的分担压力?”

    世上哪有白吃的午餐。

    “当然,如果能让长公主误会更深,产生痛苦的话。在所不辞。”万俟晏随意的说着,却不敢让人当做这是开玩笑的意思。

    万俟帝被他堵的无话可说,只能警惕的审视他,最终还是同意他了离开皇宫。

    “杀了他。”

    一直默默流泪的长公主忽然扭头看着万俟帝道,双眼都哭的有些浮肿了,脸上的两行清泪挂在那,语气却越来越坚决道:“皇兄,杀了他,别放他离开。”

    万俟晏并没有停下脚步,颇有种你想杀便来的态度。

    万俟帝迟迟没有听从长公主的话下令让人抓捕万俟晏,顾全大局顾全大局,他要的是顾全大局。这个时候辛子国很有可能在准备来犯,他不会抛弃万俟晏最后的价值。所以不能答应长公主的请求,哪怕他求她也不行。

    万俟晏的身影逐渐在消失在他们的面前,长公主低声笑出了声,仿佛已经放弃,笑声中的绝望是个人都能听的出来。与此同时,那个柴火堆的支撑的点也被烧毁,啪的声承载断了,彻底的什么都看不见了,什么都不会剩下。

    她的手中也不存在任何权利,长公主以后会成了可有可无的头衔。什么都没有了,最重要的儿子也离开了他们。

    万俟司徒搂着她,悲伤都是一样的,两人都无需多言,就像寒夜里两只受伤的小兽需要互相挤着吸取那一点点的温暖。

    火光散发出来的炎热驱散不了他们的心寒,直到火光渐小,万俟晟已经在这里浪费了过多的时间了,他跟长公主现在这个时候不好交流,就跟万俟司徒对视上点点头,带着身后的那一众宫人无声的离开。

    皇上一走,周围忽然空荡起来,只有几个侍卫在看着还在延烧的柴禾和尸体。

    呜呼的风吹过,带走了谁的哭泣。

    万俟帝离开长公主身边很久之后,他才看着明确的流出笑容,万俟晟出事的话,接下来又可以拿军机大臣来开刀了。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