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93.第一百九十三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强烈推荐:

    </strong>第一百九十三章:

    张瑾闷声坐在自家京城药店的坐诊室里。在他的另一边面, 一脸高深莫测,慈眉善目的张外爷, 正虚眯着眼睛认真的为一位年纪约在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诊脉。

    事实上,自从两天前去东方尧家见家长,顺便知道了自家不靠谱的外爷,居然没通知自家大姐, 就把她许配给了东方家老大开始,他回来就这么干了。

    无奈的是,张外爷这个老头城府深啊!就算知道孙子为啥啥都不干, 就是这么处处跟着他, 还一脸‘你这么可以这样’的表情, 人就是不搭理。

    在张外爷心里, 这事儿谁先开口谁输, 况且他一点没觉得自己错了。他大孙女没什么修炼的天赋,又早早的破了身, 别看现在靠着灵药有了暗劲的修为, 但那完全是潜力的开发,最多到化劲期也就到底了。

    与张家其他可能突破先天的人相比,未来也就是个普通人。而作为一名普通女人。一生的幸福, 不就是娘家好,婆家好, 还有一位好丈夫吗。

    张家现如今的情况, 想要自己找个好的, 估计是不容易了。既然如此, 那何不如嫁给一个有根有底的?

    况且有张瑾这个弟弟在,张群这个当姐姐的在东方家也受不了委屈。

    好不容易送走今天上午的所有病人,在收拾工作台的时候,张外爷终于破功,他现在都有点后悔了,自己咋就那么成功的养出了这么个专门用来坑自己的孙子呢?居然这么沉得住气?

    算了,反正是自家孙子,认输也不丢人,于是咳嗽两声道:“行了,别那么幽怨的看着老子。你看眼神也就用来看东方尧那小子还有点用。”

    张瑾闻言心头一颤,脸上一红,事实上这两天虽然因为姐姐的事儿,在和外爷赌气,但像类似这样坐在这边的时候,他也在想别的事情,就比如他和东方尧的。通过两天的观察,他隐约觉得自己的事儿,外爷和外婆或许是知道的,要不然也不可能俩老一起对待东方尧就跟对待自家孙子一样。

    “脸红个什么劲儿,早干嘛去了?”张外爷瞬间让自己站到了主导地位,“你又不是没脑子,我是那种随随便便的人吗?你看我们家现在什么情况?就算你姐姐嫁过一次人,现在也不知道有多少阿猫阿狗排队等想要娶你姐姐。可是他们的目的不单纯啊。东方木那小子年纪大是大了点,但不是还有你吗?如果你真嫌弃他比你姐姐他,你给他配点药不就好了。而东方木那人骨子里随他老子,有一股正气。这样的人,又知根知底的,配你姐姐哪里不够了?”

    “可我姐都没见过她啊?”

    “没见过怎么了?古代那么多盲婚哑嫁的,人不是过的好好的?”

    “……”张瑾无语的瞪着自家外爷,那意思再明显不过——您也说了,那是古代。

    张外爷咳嗽两声,又一脸嫌弃道:“明明也不是家里的老大,怎么你就长了个颗瞎操心的心?怪不得生就了个嫁出去的命。”

    “谁说我要嫁出去了?”这话张瑾说的有些没有底气。

    张外爷淡淡的冷哼一声,不做解释。却是让张瑾有种一拳打在棉花上的感觉。

    “你姐姐的事儿,我已经问过她了。照片也给她看了,她还是挺满意的。唯一不满意的,可能就是东方木有孩子了。不过呢,这也不是事儿,那个孩子以现在的形式看,以后会不会留在东方家都是未知数。”张外爷说,“只要你姐姐嫁过去,我会让她一年就怀孕,双胞胎都行。到时候就算东方木那小子对他前面的孩子还有念想,也会慢慢淡下去的。”

    “这样……”张瑾总觉得这样有点不地道。可是他却不知道,有些事情,张外爷只是在说,事实怎么样,却不是他们张家能决定的。

    “你就不要咸吃萝卜淡操心了。对了,你和东方尧那小子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办?”张外爷说着,心里还是挺得意的,小子还是嫩了点。看看这说来说去,不还都是老子掌握主导权?

    “什么,什么怎么办?”张瑾果然被引开了话题。

    张外爷眉眼一冷道:“你小子不会准备就这么耗着吧?”

    “啊?”张瑾瞬间一脸蒙蔽。他真得一点都不明白张外爷的意思。

    张外爷似乎也想到了自家孙子的二愣子性情,叹了口气道:“你小子啊,要我这么说你呢。虽然现在的国家没有同性结婚一说,但在古武界这从来就不是事儿。如果你们真要在一起,一场婚礼,加一张契约,比所谓的结婚证还管用,以后纵然他东方尧跳出三界外,也改变不了,你是他契约之妻的事实。”

    “契约婚姻?”张瑾霍地起身。

    张外爷眉头高挑似乎在说‘怎么,难不成不行’,嘴上却道:“你激动个什么劲儿?还是他不会愿意?”

    契约婚姻的事情,张瑾一开始的确没想到,但听自家外爷说起,他的脑海里立马就有了关于这些的资料,只是他本能的对契约婚姻有点淡淡的排斥。

    “其实如今你俩都是金丹期巅峰的修为,契约婚姻,对于你们来说只有好处没有坏处,还能让你们双修的时候事半功倍。不过就是多了一纸天道的约束。”

    天道的约束吗?!

    “这件事……。”张外爷继续道,“如果你俩心里都有对方,那都不是事儿,如果你们心里没有对方,哼,恐怕这天道契约也结不成。”

    “……”

    张外爷看自家孙子低头沉默,嘴角勾起一丝笑,背起手,一边往外走,一边道:“你小子好好琢磨,爷爷我去吃饭了。”

    张瑾没有动作,脑海里还在纠结关于契约婚礼里面的天道测试的事情。其实张外爷不知道的是,他现在纠结的是他自己。他本人东方尧对他的感情是一点都不怀疑的,但他怀疑自己啊。

    没错,他有时候就是怀疑自己是不是真得爱对方,还是习惯了对方对自己的好,所以以为就是喜欢对方。

    “哎呦,忘记说了,你大姐好像今天下午坐火车到,你去车站接一下。”张外爷在门外说了一句。

    张瑾站在屋里,隐约听到他外爷还在嘀咕:“老子还是很有人权的,这不就给他们小两口时间培养感情吗?别人谁有我张怀川这么随和?”

    张瑾吃完午饭,就被张外爷指挥着去坐诊两个小时,换他老人家去休息休息。

    其实药店里也有其他医师在,但老牌中医世家一般都很注重规矩。况且那两位中年医生,只是应聘过来的,医术在张外爷眼里菜的不是一点两点,用他老人家的话,别看他们也懂得不少,可都是皮毛的东西,相对于真正的中医来说,他们俩就跟江湖骗子差不多。

    于是,中午张外爷休息的这段时间,这俩位中医解决不了的病人,就不得不推到张瑾这边了。

    两位年纪分别在三十五和四十五岁的中年医生,对待张瑾也很客气,虽然他们见到对方的次数不多,但俩位都知道,这位小张医生医术恐怕比他爷爷还高。毕竟之前张瑾做大巡抚的那半年可是没少驻守在这边。

    “呦,今天运气好啊!”门一开,一位看上去六十来岁的老头子一脸惊喜的说。

    本来正无聊翻看着高考模拟题的张瑾,闻言抬头就笑道:“黄爷爷。”

    “嘿,两年不见了,没想到你小子还记得我。”那老头也是个性格爽朗的。

    张瑾腼腆的笑了笑。

    倒是跟着老头身后的一男一女俩位年纪与之差不多的一脸莫名,尤其是看到诊桌上的高考模拟试卷的时候,那眼神就更精彩了。

    黄老头也看到了那些试卷,调侃道:“我听你爷爷说,你去外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