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二七三 程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的表情,好像所有人都已经丧失了希望。他稳住心神,拿起对讲机,信号还是有些不稳定,他喊道:“爸,你看到妈妈了吗?”

    程惜睁大泪眼,就这么目不转睛的看着程非凡。

    程依依抱住柳恢,浑身颤抖的说:“怎么办……怎么办……”

    “还没有。”那边的程远声音沙哑,“天亮了,也许马上就能看到他。……非凡,你……你说呢?”

    程远从来没有不确定的时候,此刻,他却真的不确定了。

    后半夜的风浪盖过了一切,他乘坐的折价直升机,差点就掉进了海里。

    “当然。爸,妈妈当然活着。她当然活着,她一定活着。爸,她一定活着!毫无疑问,无可置疑。”程非凡擦干眼泪,对一旁的警察说:“我要参加搜救,请你给我一架直升机。”

    “哥,我要一起去。”程惜擦干眼泪,“我要去。”

    “姐夫,你照顾好姐姐……还有陈语姐姐。”程非凡拍拍柳恢的肩膀,柳恢点头,说:“一定能找到。”

    “当然。”程非凡坐在了驾驶席上,肖礼坐在他身边,怀里抱着程惜,“礼,小惜,起飞了,坐稳。”

    —&—卷轴界—&—

    程非凡的直升机很快就开到了程远那一架直升机的附近,他看到程远的黑眸仍旧一寸一寸的巡视着海边,不见丝毫疲累,一个希望在支撑着他。

    “爸爸在流血……”程惜一眼就看到了还程远腿上和手臂上的伤,他站得那个软梯都已经被染红了。

    “爸,我在你右边。”程非凡尽量让自己的声音听上去平静一些,他的脖子和肩膀上也有伤,此刻却再也感觉不到疼。

    “看见了。”程远拿着对讲机,冲程非凡打了个手势,程惜也连忙挥挥手,程惜看向茫茫的大海,“妈妈去哪里了?”

    “就在我们看得见的地方,她一定在,她一定没事。”程非凡把直升机看到了前方,“礼,小惜,盯着海面,我们一定能找到。她不可能有事。”

    程惜擦干眼泪,看着海面上到处漂浮的古画,那些卷轴在阳光下盈盈闪亮,好像每幅画都已经真的死去了。

    “哥,为什么这张画上是妈妈?别的画是古人?”程惜呜咽着,放下手中的望远镜,问。

    程非凡把直升机从半空中降了下来,他贴着海面飞行着,肖礼难以置信的捂住嘴巴,“这一块全都是……全都是……全都是妈妈的素描……”

    每章素描上都标写了日期,一共有二十几张都是。

    “……是程仲夏的画。”程非凡继续贴着海面飞行,“……”他猛然又调整了方向,直升机向后飞去。

    这一段海面上㊣(6),全都漂浮着韩愈的素描。

    “爸,爸?我找到妈妈了!”程非凡拿起对讲机,大声喊道!

    “……”程远回过头,金色的阳光洒在黑色的海面上,泛着一层介于死亡和生存之间的冷光,他忘记了呼吸,似乎是在很远很远的地方,又似乎是很近很近的地方,他看到了那个趴在一个甲板上的女人。

    “噗咚”一声,程远手一滑,从软梯上落入海中,他再也来不及告诉那个差点被他一枪崩了的驾驶员,他要找的女人就在前面,你向前再飞一点!

    落入海中的一刹那,程远觉得自己完全清醒了,他奋力的向那个女人游过去。

    程非凡原本想开过去,肖礼却小声说:“这个时候,你还是两分钟后再过去比较好。”

    程惜坐不住了,他大声哭喊道:“爸爸,妈妈!呜呜……”

    及至跟前的时候,程远颤抖着解开将韩愈绑在半个救生艇上的绳子,一把将韩愈抱在了怀里,“小家伙,快醒醒?嗯?小家伙?你怎么了?你去哪儿了?嗯?”

    笑容和泪水让程远这张胡茬丛生的脸庞,看上去难以解读,他抱着韩愈,不停的亲吻着她的脸,“小家伙,噢……你回来了,你回来了……我知道你一定会回来,没有我,你能做什么呀,噢……天啊…老婆…”

    “……”韩愈轻轻的睁开眼睛,她看着真的近在咫尺的程远!真的是程远的程远!哇得一声大哭起来,“唔嗯……唔嗯……唔嗯……”

    程远看着她可怜兮兮,扁嘴痛哭的模样,眼泪终是忍不出竞相坠落。

    “唔嗯……我要回家,哥哥,我要回家。”

    程非凡把直升机开了过去,放下软梯,程远紧紧抱着韩愈,稳稳的踩上去,抬头笑着对程非凡说:“回家。”看首发无广告请到 l/1/1058/indehtml
上一页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