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最终部 涅槃双生 完【写给程远的一封信】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亲爱的程远,dear my mrcheng

    这是《出轨》这部小说完结前的倒数第十天,2011年3月22日午后,我刚吃过中饭……

    阳光从半空中照射下来,蹿在了我阳台的绿萝上,泛着一种嫩嫩得绿。(看最新章节请到:文学楼)

    有人说绿色代表希望,但是我有个怪毛病,要是在我的视野中,忽然涌出了大段大段的绿色,我会骤然的大哭,我也不知道为什么。

    我和很多人一样,生活在一个忙碌的城市里,我知道你也是,忙碌的,喧嚣着的锦城。

    写这部小说的每一天,就像是我在一步一步靠近你,一步一步,小心翼翼的贴近你。

    写第一部半生错爱的时候,我很怕你,我总是能看到你冷漠的背影,淹没在那热闹的酒会上,有时候我会觉得自己就是韩愈,我记得那天下雨的时候,我闭上眼睛,然后自己一个人躲在柜子里,听外面的雨声。

    也许那个柜子就是一把钥匙,我打开了你的故事。

    老实说,躲在柜子里听雨,真得能听到很多故事。我也记得天气异乎寻常的阴沉,我人在老家,能看到远处的田野,阡陌,还有打着伞得人在原野里行走。我在柜子里呆了一会儿,又从柜子里出来,然后又走了进去,塞上耳机,听得是电影《刺青》的那段名为《旭茉莉》的配乐,我看到了你的唇,亲吻着一个女人的唇,那是在光线阴暗的走廊里,我还能看见窗帘迎着风吹拂,那不是在程宅,那好像是在你的某个别墅里。

    这一段,我并没有在小说中写出来,这段设定,在后来的行文中,也被完全打破。

    那是我第一次看到了你的手,你的侧脸,你的眉眼,那也是我第一次感受到,你低头时,那带着mark香水味道的呼吸,轻轻的洒在我脸上,我就这么变成了韩愈。

    我惧怕你的愤怒,当你一次又一次用哥哥的死来羞辱我时,当你从一个稚气的少年变成一个捉摸不透的男人时,当你偶尔表现出温柔后又变得更加冷酷时,但你一次次越轨而来时……你就是程远了,我就是韩愈了。

    程远,算不上是什么特别的名字,到现在我还在想,为什么,我不为我的男主角想一个惊世骇俗的名字呢?每次我写小说的时候,脑子里总会出现很多画面和台词,它们都是不连贯的某一些情节,零零碎碎的散落在地上,当时我甚至不知道这个男人姓什么,只是脑袋有个回音,hello,mrcheng他姓程?他真的姓程吗?哦,对了,我是先看到程锦声的,所以这个男人和程锦声是什么关系呢?

    哦,他看上去贵不可言,他看上去是天生的上位者,王者,睥睨一切,那震慑力十足的黑眸就这么看你一眼,你也变得怯怯的。

    不,他是个拥有一切的变态。他强势的令人窒息,他霸道的令人畏怯,他像是一种终年压抑着云层的冰雹,他是灰色的,他深不见底,他也许还是温情的,他……

    有时候很奇怪,当我开始多问自己为什么的时候?你就这么变得具体起来,不再抽象,不再难懂,我看见了方方面面的你,我是说,当你对待三个孩子时的你,当你在公司时候的你,当你面对韩愈时候的你,当你面对父母时候的你,都是不尽然相同的你。

    所以,你是你吗?程远就是程远吗?

    写第二部梦回倾城的时候,我已经能完全看到你的样子,可惜我不是画家,无法描绘出来。我能更真实的感受到你手心的温度,怀里的心跳,还有每次你说谎的时候,总是比说真话答应的快,诸如此类的一些的小习惯。

    我变成了一个西装革履的伪装男子,我在你面前蹦来跳去,以前我只能在家里看到你是什么样子,但我变成了孟回,所以,我跑去了程氏,我跑到你的公司,看到了你在公司的样子,那时候,我开始理解,为什么人们说程远如此优秀。

    我来回忆一下,当我还是孟回的时候,我们的说话方式非常不同,或者争锋相对,或者互放冷箭,我和你站在对等的地位,所有的一切,都不再是按照你的节奏,偶尔,你还会跟上我的节奏。

    我看到你黑眸深处的迷惑,你的心里想得是韩愈,眼前看到的是孟回,你的心开始不受控制,你有些痛苦了,或者因为我,你又有些幸福了。

    像是拨开了一层迷雾,一层淡淡的迷雾。

    我从未试图完全解读你,即便是还有十天,这个故事即将结束,你身上还有很多我所不了解的东西,值得期待的东西,会很惊讶的东西,会很不喜欢的东西……

    嗯,写到第三部为所愈为的时候,如今,令我印象最深刻的是凯特之夜,那是一个非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