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百九十五章 情意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过了一会,julian又来到任书心的

    回到julian的家,任书心把手机拿去充电,julian端了盘热好的意面给她,知道她肯定饿了,任书心说了声谢谢。

    任书心紧紧地把它握在手中,忽然很想打电话给布峻羽,她想告诉他她找到了这枚戒指,她知道了他对自己的感情。可是在掏出手机后,任书心才发现原来她的手机早就没电了。

    经过差不多一年的日晒雨淋,这枚戒指依旧晶莹闪亮,戒指上的紫色钻石跟任书心自己想象中的一模一样,那两片树叶的纹理也没有丝毫的变化,拿在手上,任书心没有一点的陌生感。

    有了julian的帮助,任书心终于拿到了这枚戒指,她左手拿着指环,右手不停地抚摸,感受其中每一条纹理,还有上面的碎钻。

    戒指找到了,但它还是被扣在锁环上,正当任书心发愁怎么拿下来的时候,julian已经把工具掏出来了,还笑嘻嘻地解释说幸好自己学过开锁。而且julian除了有专门的开锁工具,甚至还准备了锯子,只要解不开就一把锯了它。

    “找到了!”任书心听到,连忙跑过来,腿还因为蹲得麻木而有些踉跄,当拿到实物时,任书心终于肯定这真的是自己设计的那枚戒指,无论是款式、线条,还是自己设想的材质,无不跟自己设计的一模一样。挪开周边碍事的钥匙,任书心拽着这枚戒指,久久移不开眼,脸上笑了,但又哭了。

    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julian忽然看见有一处在灯光的照射下特别闪眼,他过去翻找,果然在几把钥匙的后面见到了布峻羽的那把,那把钥匙上还锁着那枚戒指。

    两人照着手电筒继续一把一把地翻找着,任书心不知不觉已经找了桥的一大半,始终没有找到。

    任书心流泪,她很感谢julian,她是真的很想找到那枚戒指,也很想去问问布峻羽,那天晚上到底是不是他?为什么捡到了她的图纸做成实物却不还给她?又为什么将这枚戒指锁在这里?

    两人扒在桥的两边很久了,路过的行人纷纷侧目,天黑了,仅仅靠两边的路灯是完全不够的,任书心让julian回去休息,他这样帮她,她很感激,可是没必要陪她在这边熬夜。而julian什么都没说,倒是拿出两个大的手电筒,说他早就知道任书心不会轻易放弃,他已经做好继续找的准备了。

    天色已经暗下来了,julian累得腰酸背疼,一屁股坐在地上喘息,他在出来之前也算是吃过一点面包,可是任书心没有吃任何东西,她怎么受得了呢?可是看到任书心还是这么坚持地找,julian也就咬牙坚持,可能那枚戒指对她真的很重要吧。julian在桥的一头努力回想,当时他跟布峻羽是在哪个位置聊天的,他们谈了几句之后,布峻羽就蹲了下来把钥匙锁了。那么应该就在布峻羽蹲在双手刚好很适中的高度,于是,julian就重点搜索哪块区域。

    julian劝不了任书心,只好帮她一起找,桥上的钥匙多样,但布峻羽那把是最普通的样式,也是最多的。任书心从中午一直找到晚上,手指被有些钥匙的尖角刺破了也不顾,生了锈的钥匙也十分地扎人,任书心的手指疼得发抖,但是她一定要找到戒指。

    可是任书心没有放弃,她求julian帮她,因为既然照片是julian拍的,那他应该知道大致位置。只要锁定一定的位置去找,可以事半功倍的。可是偏偏julian记性不好,已经忘记了在桥的哪边,只记得当时布峻羽把钥匙锁在铁链的中间部位。经过一年,桥上多了那么多大大小小的钥匙,布峻羽挂的那把恐怕早就被覆盖掉了。

    “竖心,别,找了,很多,找不,到。”在这样一片密密麻麻的钥匙桥上找一枚小小的戒指,简直就是大海里捞针,julian在一边劝说任书心。

    三个小时后,任书心拖着已经不是自己的腰,换了一个方向继续找着,不同颜色的钥匙看得任书心眼花缭乱。后来,julian找来了,他以为任书心找一会就会放弃了,可是没想到她居然找了这么久。

    她设计的图纸,布峻羽还原的实物,这枚戒指有着之前没有的意义。

    任书心从桥的一头开始,从上到下仔仔细细地扒过一个又一个的钥匙,去找那一枚印在心底的戒指。那枚戒指是任书心突发的灵感,当时丢了设计图,她还很伤心,因为她无论再怎么画都还原不出其中的灵魂,她以为她心中的戒指就这样消失了,可是没想到这么多年后,任书心居然能再看到它。

    跑到锁桥上,任书心看着那些密密麻麻的钥匙,不知道该从哪里找起,可是她必须找到。桥的两边铁链上较之一年前又多了许多钥匙,一环扣在另一环上,覆盖了一层又一层,虽然钥匙的种类很多,但大部分都还是一样的,这样找起来很麻烦。

    一路上的奔跑丝毫没有影响任书心的思考,她一遍又一遍地去回想那天晚上的细节,如果真的是布峻羽……

    任书心越想,心越是怦怦地跳着,难道那天布峻羽有回国看她?他是不是有话要对自己说?她记得剽窃事件过后的没多久,布峻羽就断了邮件,是不是就在那个时候?他知道了父母的事,知道他们没有未来。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