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一八三章 暗黑黎明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哦,对了,今日我去驿馆看望东方轩正巧碰着大王的御驾,在凌府有大王的人,想来已经对凌府的那座楼阁起疑,晴姨待在凌府将不再安全,再则璇都即将大乱,为了她的安全计,我已将她托付给东方轩。东方轩今日就会向大王请辞,他最多后日便会离开,届时玉衡国的军队也将会前来迎接,晴姨必定会万无一失的。”凌卿语将自己的打算说出来,希望能帮助仲孙离默打消后顾之忧。

    而仲孙离默压根儿就没考虑过自己这个名义上的娘,如今听凌卿语说来,只淡淡的点了头应了声好,凌卿语虽然觉得有些奇怪,但是大事当前,理所当然的认为仲孙离默定是心绪不宁,“按照行程,端木擎苍再过六日就会抵达璇都,只是按照他们先头潜进的人来看,绝对会出乎我们的意料,如今眼下只看谁跑的快了。”如今的璇都暗潮汹涌,前有天璇王宁远侯的虎视眈眈,后有天权端木擎苍的恶狼追赶,他们进退两难,只看有没有这个能耐能寻到空隙全身而退

    “放心吧,有你让东方轩再推波助澜一把,泼了脏水到宁远侯身上,大王为了给玉衡一个交代,必然会重惩,他必不会乖乖束手就擒,也亏得你聪明,想起了他府中为关押我娘的那个雾魂阵,足以让他百口莫辩。”仲孙离默含笑望了她一眼,今日的事情凌卿语早已大致说与他知晓,在自己被怀疑逼问的情况下,她还能想到阴宁远侯一招也真是厉害。

    “既然他的府中设了比我九曲阵更为厉害精妙的阵法,那这名声必然是要送给他的。为何天还没有亮呢,我真的迫不及待想看到宁远侯知道太子已死的消息了。”凌卿语望着天空的墨色知道是黎明前的黑暗,一如他们蓄势待发在等待着最后奸人授首的最后时刻的来临。

    三人对视一眼想到已然占尽先机,不由都露出欣然的笑,想他宁远侯还高枕无忧,满心欢喜的等着端木擎苍与自己汇合,自我感觉良好的掌握了一切,却没有想到有人已经将匕首抵在了他的后心,只需轻轻一送便可要了他的性命,若是他事后得知这一切原委,只怕不需他们动手,气都要气死了。

    翌日,太庙被烧,太子被烧死的消息震动朝野,大王王后俱是在夜里接到禀报时就已经急急忙忙的冲到了太庙,看到正殿完好,天璇王舒了口气,至少祖宗长生牌都在,当看到太子的寝殿烧得只剩一个架子,那尸首焦黑都看不出真实面目不免也有些心疼,再不成器到底是自己的亲身儿子,是封了太子原本要继承这江山大业的孩子,他手上那个最钟爱的玉扳指代表了他的身份,王后扑在尸体上直接哭晕过去,天璇王的心有些内疚,但是当从寝店抬出另一具女尸的时候,所有人都开始不淡定了,七七四十九日抄录仲孙家家训族规,本应清心寡欲静思己过,决不许有酒色之行,如今却抬出个女人,大家约莫都有数太子在这里到底做了些什么,寝殿着火,只怕是祖宗都看不下去这个不孝子,所以才出了这等意外。

    “守卫,为何这太庙圣地,太子的寝房竟然会有女人?说!”天璇王勃然大怒!、

    “大王饶命,太子他一意孤行,小人们都拦不住,拦不住!”守卫们见太子的事情败露,全都惶恐的跪拜不停磕头,希望大王能网开一面,太子毕竟是未来的储君,大王一日没有废太子,他们就一日不敢违抗得罪这未来的大王,毕竟他们只是小小得太庙守军。

    “混账!这里什么地方,居然由着他胡来,活该!死了活该!来人把这些没有尽到劝解责任的人全部斩杀!”天旋王羞恼至极,培养出了这个儿子真是人生最大的败笔,着人抬着王后一起回了宫,心里再无半分怜惜之情,这种人只为污了祖宗们的脸面。

    朝会上,天璇王轻描淡写的说了太子的事情,人死为大,天璇王念着最后一点父子情谊保留了太子名号,叮嘱按照以王侯之礼下葬,但是自始至终都没有提过一句要彻查的事情,底下知情的官员窥视着大王的脸色,只觉得太子的死总不简单但是却无人敢问。

    九卿中司外交的典客大人遵照玉衡国东方轩的要求,提出了玉衡使臣团明日要回国的消息,天璇王没有挽留,直接点头答应了,璇都近来是不太平,连太子都因为意外死于火海,若是那种行刺再来一次,他可受不起这种变故,天璇内里到底怎么样还能打几场仗,只有他心里最清楚。

    “既然公子轩去意已决,那便明日午时,寡人设宴送行。”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

    宁远侯怎么都没想到,一觉醒来自己最大的筹码就这么没了,如果没有了太子他的筹谋都将化为乌有,没有了名正言顺的意义,整个人仿佛被打懵了,这个时候任何的追求都是徒劳无功的,太子已死,唐家的地位,公子琦的册封一切都将顺理成章毫无悬念,幸亏有盟书,那些在上面签字画押的人不敢反叛,但是这种情况维持不了多久,太子的死对那些他身后的人一样是个沉重的打击,如今只能自己先抗着再设法安抚,只要等到了端木擎苍,他起事成功自立为王便无需再受这等气!他以为自己能抗得过去,在这种时候也能沉住气,为了胜券在握绝对不冲动不意气用事,但是下午大王的召见却完全改变了他的心意。

    “仲孙霖,你可知罪?”天璇王前脚送走了亲自来辞行的东方轩,后脚就召见了因太子之事正心烦意乱的宁远侯。

    “大王明鉴,微臣因身体抱恙一直修养在家,不问朝政已久,实不知大王为何如此震怒,请恕臣愚钝!”宁远侯跪在天璇王面前,尽力显得淡定从容,不让自己的厌恶不满展露分毫。(未完待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