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93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沈家河跟沈璧沈璋微不可查地齐齐朝方天林看去,沈璜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却也察觉到了爹爹和两位兄长细微的举止,不动声色地看了眼,随即当作什么都没发生般,慢悠悠享受着眼前美食。

    方天林一进入庭院,六号便轻叫着从房顶飞落至他肩上。方天林转进一旁的客房,就着烛光展开信纸,看清上面所写内容,他不由神色微动,待出门后,已经恢复正常。

    席间,沈家河跟三胞胎谁也没提这事,方天林也没说,年夜饭在一片欢声笑语中落幕。

    回到家后,见原本有些微醺的沈家河变得清醒无比,方天林大叹错失好时机,下次想看酒醉的媳妇,还不知道要等到猴年马月。这个念头一闪而过,瞧着面前一大三小一脸好奇地盯着他看,方天林便明白,媳妇儿子怕是察觉到了什么。

    见此,方天林也没有隐瞒,起身看了下四周,确定没问题后,便将最新传过来的消息说给他们听。

    “燕州港遭袭,差点被攻破?”沈家河面色一变,那里可有沈家船队还有沈家铺子,要是港口沦陷,那些人可就危险了。虽然双方接触不多,没有多少感情,就算出现伤亡,他也不会悲痛莫名,但终归是依附于沈家之人,沈家对他们负有责任,不可能当作路人看待。

    “嗯,消息是如此,你跟璧儿三个都看一下,看完顺道销毁。”方天林将手中小纸条递给沈家河,起身招呼上六号进了鸽舍。消息是上午传出,六号几乎不停歇地飞了一整天,就连晚上也就着微弱的光亮振翅疾飞,辛苦一天,得好好犒劳一下。

    这个时候,除了在外的信鸽之外,其他那些都已经归笼,见到许久不见的小伙伴,鸽子们都很兴奋,一时间“咕咕”“咕咕”叫个不停。

    方天林一点不觉得它们叫嚷声太过吵闹,给每一只都加餐,当然,六号面前的食水最多也最好。它是今天的功臣,自然要给予奖赏。

    当将六号安顿好后,方天林才回到书房中。

    “有什么想法?”方天林一坐下便问道。

    “天林,要是海路被彻底封锁,事情就麻烦了,我们家生意恐怕都会大受影响,这事不解决不行,你有办法?”沈家河紧拧着眉,面上神色不太好。

    “没有别的办法,只有武力解决一途,不过怎么个解决法,倒是方法众多。”方天林并没有太过担心。

    林山县跟燕州港之间距离不近,中间还隔着镇宁关跟嘉峪关两个关口,虽说这两处关隘对外不对内,要是他们不出手,对林山县还有一定威胁,问题是两处守军怎么可能放着不管?真要这样,两地守军没了纵深,早晚得歇菜,这么蠢的事情除非有人叛变,准备里应外合,否则就苏老和高将军行军打仗的本事来看,不可能坐视不理。

    “武力?把所有在编民壮都算上,我们顶多能拉出一支几千人的部队,守城没问题,开出去作战除了沈家护卫队和部分兵马之外,其余暂时都还不顶事,靠我们显然不成,你是想……”沈家河听了神色一动。

    “嗯,就是你想的那样,靠我们自己肯定不成,必须借助外力。若外敌从海上入侵,首当其冲是驻港海军,其次便是苏老,再则就是高将军那边,除此之外,还有众多地方部队。不过地方力量良莠不齐,指望他们还不如指望我们自己。关键就在于该怎么跟他们合作,为他人作嫁衣裳的事想来没谁愿意干。”方天林说完,目光转向只到他腰高的儿子们,略一想,便开口将情况详细跟他们说明,之后一脸期待地望着他们,鼓励他们发表各自看法。

    “阿父,高将军由干爷爷制衡,应该不会对我们发兵,而且攻占林山县太过费事,虽然值得这么做,但绝不是在现在,估计以后等战乱平定之后,才会向我们动手,目前我们只要做好防守,被攻陷的几率不大。就是不知道干爷爷是怎么个想法,要是他那边没问题,林山县就不会燃起战火。”沈璧作为三兄弟中的大哥,率先开口。

    “从之前陆续传回来的消息看,干爷爷和高将军都没对境内州县下手,现在有这么大一个威胁在,我看不出几天他们便会采取行动,最大可能是以雷霆之力快速统一各地方势力。现在西南一带虽不像外面那么乱,但也是各自为政,说话的声音太多,这非常不利于部队行动,必须上下统一才能以最高效率对敌。”沈璜接上。

    面对四双眼睛齐刷刷看向他,沈璋咽了咽口水,有点卡壳,支吾了好一会才说道:“现在兵力太散,容易被各个击破,必须尽快统合起来。”

    “怎么统合?”方天林饶有兴致地问道。

    “不知道。”沈璋很是光棍地回道,看得四人都闷笑出声,驱散了之前凝重的气氛。

    笑够了,众人重入正题。

    方天林跟沈家河一阵耳语之后,达成一致,今晚就当是考核儿子们这几年所学,两人打算先听听小家伙们的想法,遂示意他们继续。接下来便是沈璧和沈璜的专场,至于沈璋,只能偶尔提个意见,一旦牵扯到军事之外的事情,他完全是两眼一抹黑,插不上话。

    如今沈家不比从前,外面不但有招财进宝守卫门户,还有亲兵卫护,倒是不虞有人闯空门,更不用说现在是在荒谷中,安全问题有保障,沈家房子隔音效果又好,方天林他们说话并没太过避忌,讨论了一晚,直到凌晨之后才睡下。

    临睡前,沈家河不无感慨道:“天林,咱家这三个娃真是一个比一个厉害,即便是我都未必能想得这么远,三人合作之下,对策竟然差不多就出来了,我都自愧不如。”

    “璧儿几个是我们的孩子,能差吗?”方天林满脸自豪,“不过话说回来,也亏得我们引导得当,不然儿子们不知道会养成什么样,要是走偏了,那绝对是一场灾难。”

    这话沈家河很受用,他不会妄自菲薄,但也不敢托大,他很有自知之明,别的他教不了,教为人处事他还能胜任,儿子们能健康成长,自有他的一份功劳。

    两人说着说着便慢慢陷入梦乡。

    一夜无话。

    翌日,方天林一睡醒就去鸽舍看六号,仔细检查过后,确定它没问题,便将它放飞,带着信返回。

    既然燕州城那边已经不安全,沈家留在那边的人手自然要做下一步安排,情况严重,那就得舍弃其他撤离,无谓牺牲完全没必要。

    之后沈家五口便沉浸在年节气氛中,谁也没将对以后的忧虑表现在脸上,就连最没心没肺的沈璋也不露丝毫蛛丝马迹。

    方天林几人所料不差,感受到来自海上的威胁之后,苏将军跟高将军很快便有了动作。燕州港差点沦陷一事,最先得到消息的自是苏老这边,事态紧急,这回两地守军相当于是联手,行动非常一致,迅疾就对自己所辖之地展开攻势。

    仗着部队之威,本来两军辖地范围就不小,这么一番行动下来,地盘瞬间扩大不少。他们是本地守军,跟外来部队入侵不同,大多数城镇几乎是不战而降,见到守边部队出手,完全没有抵抗的心思。

    都是自己人,对于城镇归属已经改名换姓,百姓连点反应都没有。对他们而言,只要不是敌对国家,不对生活造成影响,谁占了都差不多。

    剩下那些最初不肯归降的城镇,苏将军和高将军也没拿他们怎么着,只是围而不攻,在边关守军威慑下,又没有誓死抵抗的理由,再加内部各方面施压,最终算是和平交权。

    当然也不是没有遇到麻烦,文官没太多办法,但武将有。不是所有人都愿意放弃已经到手的权力,地方部队正面对上边关守军不行,但他们可以拉走一票人马,只留一座空荡荡的营地给他们。

    两位边关将领得到这个消息,不由都有些咬牙切齿。这事实在是有些恶心人,偏偏他们分不出人手去追击,只能任由这些人扬长而去。都能裹挟着地方部队跑路,就别指望他们有多厚道,若非指令下达得快,恐怕不少地方都得遭殃,饶是如此,仍有部分地区遭受了兵祸。

    在这个乱世中,这些无法避免,即便苏老他们现在不动手,以后也照样躲不开,搞不好还会更加麻烦。

    方天林一直在等苏老他们的消息,当他得知两人开始统合各自辖区时,他也趁机发动攻势,先是拿下相对比较平和的望山县,之后联合手中两县兵力,直接对上因生活较为贫苦而民风更为彪悍的石林县。

    方天林不想损耗自己的兵力,直接动用了大型弩等攻城掠地武器作为威慑,又有成规制的弓兵和骑兵压阵,在拿下望山县时几乎不费吹灰之力,攻占石林县时却遭到了反扑。虽没对方天林所率部队造成多大影响,双方出现死伤却是无可避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