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82章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只有汪星人知道的世界》剧组杀青爆破戏出现意外#

    一则新闻出现在各大媒体娱乐版头条,云集了当今最红天后影帝资深导演的剧组发生意外,从流露出来的新闻图片来看,也不知道是特效师的问题还是剧情需要,临时搭建起来的场景几乎全部呈现焦黑状态,一片狼藉。

    一晃眼看到这条新闻,时霏的内心闪过的不是担忧,反而是一种静静看着你装逼的幸灾乐祸之感。

    默默掏出手机,时霏觉得最近自己的心智成长不少,忽略一定会装死的夏轻语和陪同装死的叶一舟,直接拨通了一群人里说得好听是最亲民其实就是最弱的夏蓝山的电话。

    “人在哪。”电话刚接通,时霏干净利落的开门见山。

    “呃,什么人在哪...”毫无防备的夏蓝山被吓得脑子直接当机,事先准备好的说辞完全忘光。

    仔细看了看屏幕上的名字,是往日里那只脑子缺根弦的小绵羊没错,为什么才这么几天没见,突然就变成气场女王,说话都这么自带范儿了。

    “你懂的。”冷静的吐出凉飕飕的三个字,坐在办公室看着铺天盖地的新闻,一边用手指有节奏的敲击着桌上的文件。

    原本跟夏荷韵约定的事情是让夏轻语好好继承家业,没想到先把自己圈了进去,时霏看着桌上好像好像这辈子都看不到头的文件,总觉得中了人的计中计。

    “我不知道!”擦了擦头上的冷汗,夏蓝山好想当下就挂掉电话哭着回去求安慰。

    到底是受了什么刺激才能把一个人的气质都变了,夏蓝山不知道的是,自家妹妹其实早就是小霏霏偶尔流露出来的女王气场的迷妹。

    如果夏轻语知道时霏会对夏蓝山这样说话,估计他早就被夏轻语列入老死不相往来的名单中了。

    “你觉得她会见我的概率是多少?”时霏决定换个循循善诱的问话方式。

    “懂了,小语在拥有你们共同回忆最多的地方。”果断没有节操的服软,夏蓝山发现自己居然在时霏的话里隐隐听出了威胁的意思,“对了,如果你回家看到她,千万不要说...”

    “谢了。”目的达到,时霏果断挂断电话。

    跟智商不太够用的人说话就是好,不但不会被拉低到和他齐平的程度,还可以不费脑子得到想要的答案,毕竟时霏自己也曾那样的欠费过。

    花了大半个月做好公司的交接工作了解运行状况,忙得昏天暗地几乎是到家沾床就倒的程度,冷落夏轻语是肯定的,时霏已经从现任婆婆那边知道了不少情况。

    从椅子上站起来,霍地将桌上看了一半的文件合上,让椅子靠背对着办公室进门的地方,时霏暗搓搓的沐浴更衣从私人电梯开溜,是时候给自己放个大假了。

    打车来到夏轻语所住的小区,门上的密码锁对时霏来说完全不是事,输入自己的生日提示密码错误,回忆起年代久远的日寸作为cv第一部作品的发行日期,果然开锁。

    这货依然是明里暗里透露着对日寸的迷恋,时霏很想生气,然而跟自己生气并不是今天的重点。

    刚打开大门,久违的狗群阅汪仪式,在一堆大狗小狗目光的祝福下,时霏走向二楼的夏轻语专属空间。

    强烈的酒精味在空气中飘散,刚刚在客厅却没有闻到,时霏的嘴角勾起一丝了然的笑意,自己已经不是那个好糊弄的小女人了。

    跟着气味来到多功能厅门口,房间门心机的刻意留了一条缝正好可以窥见里面的场景。

    和以前的布置一样,多功能厅依然四面都是玻璃。偌大的空间正中间放着一张茶几,上面满满当当各种年份品牌的酒,大概这就是酒味的发源地。

    房间里的灯光昏暗的只能勉强看见一个人影,此时的夏轻语正软弱无力的伏在沙发上,头低垂着看不清表情,时霏推门走了进去。

    “咦,这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嘛,我居然看到你了哎。”听到有人进来,夏轻语立马抬头,眼神迷离的看着来人。

    一言不发的在沙发上坐下,时霏凑近夏轻语闻了闻,酒味是真的,可惜不够专业。

    “喝了多少?”时霏将夏轻语就要送到嘴边的杯子抢下。

    察觉到夏轻语脸上一晃而过慌乱的神色,原本放在嘴边想豪迈的一饮而尽,时霏暗笑着将杯子放回了茶几上。

    “喝醉就可以见到你了。”夏轻语可怜兮兮的扁着嘴,伸手摸上时霏的脸蛋,不自觉的用力捏了捏,“真好。”

    嘴角抽搐着任人揉捏着脸蛋,时霏在心里默默叹了口气,寻思着自己的演技够不够陪夏轻语演一出。

    “好了,我扶你回房间休息。”将脸上的手扯下来轻轻握住,时霏认命的想把人架起来。

    “不要!”轻易的一挣扎,夏轻语挣脱束缚,咬咬牙一狠心,开了桌上一瓶不记得名字的烈酒为自己倒了一杯。

    “你干嘛!”这次玩的不是虚的,时霏果断抢过酒瓶,“这地方全是酒味,闻着都醉了。”

    “我不走,还有这么多酒呢。而且这里有好多玻璃可以...”迷醉的笑容爬上夏轻语的脸,自己蓄谋已经的小动作,似乎实现之日就在今天,“可以看到好多个你,多幸福啊。”

    “是嘛。”时霏挑眉。

    也不管桌上的酒还有多少总价几何,时霏干脆一袖子把东西全部扫到了地上。玻璃和大理石碰撞的声音突兀刺耳,一时间浓烈得足以让人中毒的乙醇味在空气中弥漫开来。

    张了张嘴,夏轻语有些目瞪口呆的看着眼前霸气的人,迷茫的醉眼就快撑不住,分分钟有向星星眼转变的趋势。女王附体的时霏大人,果然帅破天际。

    “是你自己选择不走的,就算后悔也不要怪我。”将背包丢在沙发上,时霏从里面摸出一样东西,握在手心里。

    用力将夏轻语推倒在沙发上,完全不给人反应的时间,时霏一个转身跪坐了上去。

    如同某人的名言,有些话说不出口,那就只好用做的了。

    低头含住夏轻语的唇瓣,惩罚性质的啃咬了几下,舌头如同已经养成了惯性一般,驾轻就熟的找到了应该去的方向。

    游龙一样灵活的舌尖在被压在身下的人嘴里细数过去,甚至连每一颗牙龈都没有放过,在上面留下属于时霏的痕迹和味道。

    将手中的东西放在沙发的缝隙里,时霏的手伸进夏轻语的衣服里,却惊奇的发现,这货里面居然是真空的,果然是有备而来。

    一手握住温润的丰盈,用手指在早已挺立的地方绕着圈圈,不时漫不经心的碰触几下,时霏的吻从嘴角一路细碎的蔓延到夏轻语的锁骨住。

    吮吸啃咬着留下一排绯红的印记,用力吸了几下,白皙肌肤上浅粉色的痕迹瞬间变得青紫。看着没有深到没有十天半个月很难消失的刺眼痕迹,时霏这才满意的笑了。

    “很容易上色啊你。”时霏的语气满满都是揶揄。

    如果说上次被拍到的草莓是在酒精作用的促使下无意为之,那么这次,绝对是来自时霏勤学苦练的心机之作。

    手臂上被自己吸出的一排排触目惊心到现在还有残留的痕迹,时霏发现自己已经可以完美控制红痕的深浅和形状,大概也就这点可以拿出来嘚瑟炫耀了。

    “哪有...”不知不觉已经伸直双腿,安逸躺着的夏轻语满脸娇羞。

    “你喜欢哪里,耳朵还是胸,或者腰?”时霏含蓄的问道。

    “你猜。”眨巴着眼睛,夏轻语狡黠的回应。

    虽然很想安心享受某人带来的全新体验,夏轻语还是觉得自己也应该做点什么。将腿微微曲起,准确无误的顶在时霏温热的某处,带来的效果是脑袋上传来一声压抑的闷哼声。

    “乖乖躺着!”时霏恼羞成怒的将夏轻语不安分的腿拍了下去,“到底是哪里,如果你不说的话,我就只好自己找了。”

    “首先,你得有找得到的技术。”挑衅的话语说出口,夏轻语就被胸部的刺激惊起一身鸡皮疙瘩。

    身上一凉,时霏已经将夏轻语身上一片薄布似的裙子扯了下来。连拉链腰带都没有扣,分明就是等着自己上前采撷。

    不同于以往毫无技术含量的胡乱舔咬,这次的时霏明显点亮了什么奇怪的技能点。舌尖目标明确的来回逗弄着坦露在空气中的一点嫣红,恰到好处的力道和温湿的口腔让夏轻语体内泛起阵阵暖流。

    “好像还擦了一顶?”皱着眉头,嘴里喊着东西边说话舌头还不忘辛勤劳作,让时霏说话有些大舌头。

    “这种事情你不说出来也没什么问题!”原来被人压着是这种奇妙的体验,夏轻语觉得自己才应该恼羞成怒。

    除了*被轻易挑起,和热流一样泛滥的还有早已忘却多时的羞耻感。莫名又有些害怕,总是不自觉的担心着自己的表情会不会很奇怪,时霏看到会不会不喜欢。

    “我再试试别的...”好像在做功课一样,时霏将目标转移到夏轻语的耳后。

    耳垂的温度好像和自己的口腔差不多热,时霏含住细细的前后舔着,暗搓搓观察夏轻语的表情。也不知道这货是不是故意跟自己作对,好像从亲吻完毕开始,夏轻语做出更多可以让人得到回应的表情。

    如果依然不是耳朵,时霏有些苦恼,最近查阅的资料里面,似乎并没有其他更多的敏感部位了。

    挫败的将脑袋埋进夏轻语的侧腰上,手无意中划过后背脊椎处,看到夏轻语触电似的缩了一下身子,时霏突然有种豁然开朗的感觉。

    一只手有意无意的轻轻摩挲着夏轻语的尾椎处,果然没几下,醉人的声响就从矜持的天后口中溢出。弓起的腿似乎被人夹紧,时霏觉得这阵子沉迷学习的回报初见成效。

    差不多应该到了时候,时霏的手顺着腰际线向下延伸,指尖在早已泛滥的入口处徘徊,好像还有一个可以供自己玩乐的点。

    默默从沙发的缝隙间取出被包裹得严严实实的小道具,拆开外面裹着的保鲜膜打开电源,一阵令人不安的嗡嗡声传来。

    半闭着眼睛等待的夏轻语惊愕的直起身子只想后退,这磨人的小妖精是被开启了什么奇怪的模式嘛,几天不见居然连道具都开始玩起来了。

    “这个...要干嘛...”夏轻语轻声问道。

    自己当然知道这玩意是干嘛用的,马卡龙色粉粉的桃心状,以前看到的时候就让夏轻语一阵心水,没想到时霏居然暗搓搓的买了一只企图用来对付自己。

    “试试就知道了。”嘴角勾起一丝玩味的笑意,时霏想努力扮演成一位玩世不恭的公子哥。

    虽然脸上演得熟练,其实内心还是有些许不安。毕竟只看过说明书完全没有实战经验,时霏用余光瞟了一眼将自己震到手麻的东西,寻思着到底应该放在哪个部位才能发挥最大功用。

    说明书上是写着可以塞进某个隐秘部位带来无上快感,可是回忆起过往的经历,时霏表示自己还是比较喜欢夏轻语能屈能伸会凹各种造型的手指。

    不对,用力摇了摇脑袋,时霏在心里默默嫌弃了自己的没骨气。说好了今天是来办事的,怎么能还没开始就想着人家的好。

    “你...怎么会有这种东西。”不死心的追问一句,夏轻语觉得自己似乎看懂了时霏脸上的表情,大写的三个字,她不会。

    “粉丝的礼物。”时霏老实说,“你的粉丝送给我的。”

    当时收到礼物的时候,时霏着实吓了一跳。不过有句话是骗人的,这东西怎么看都是粉丝们心疼找了个不会任何技能的爱人的天后,所以买来给夏轻语自己玩着解决某项本能需求的。

    “那么,你打算怎么做...”打死夏轻语也不信自己的粉丝里会有这样的叛徒。

    可是既然已经决定把主动权交给时霏,夏轻语只能笑着完成自己作的死了。

    “呃...”犹豫再三,为了安全起见,时霏还是认怂,“容我再重温一遍说明书。”

    一口老血差点射了时霏一脸,夏轻语无奈摇头,直接抱住正在包里翻找说明书的人,从后面亲吻时霏的脖子。

    时霏不知道自己的敏感点,毕竟这货每次运动的时候都是躺出一个很妖娆的姿势等夏轻语。可是对于时霏的弱点,夏轻语表示,蒙着眼睛都能找到。

    “喂,说好的...”突然被人袭击,时霏一个哆嗦,手抖着将包包打翻在地上。

    天知道这货这段时间都干了什么,夏轻语很想一个白眼翻死那个看不懂人脸色给自己寄这些无聊玩意的粉丝。

    和满地带着酒精的液体融为一体而毫无违和感的,是一堆形态各异的道具,还有连老司姬如夏轻语都没见过的神秘品种,整个房间的氛围突然就带上糜烂的色彩。

    “这些是什么?”从地上随手捡了个东西起来,夏轻语笑得满脸暧昧,“不知道好不好用哦。”

    “我不知道你不要问我!”手忙脚乱的想将东西收起来,时霏要被自己蠢哭了。

    分明先前帅得要死的反攻,为什么突然就发展到了这种奇怪的状态,不知道夏轻语会不会觉得自己是个不正经的人,平时就靠这些不靠谱的玩意取乐,时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