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辛德勒的妻子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三章:辛德勒的妻子(小说)张宝同编译

    看过美国电影《辛德勒名单》或小说《辛德勒的方舟》的人都会知晓奥斯卡·辛德勒。这位酗酒、赌博、玩弄感情、受贪婪驱使、渴求奢华生活的奥斯维辛集中营的德国军官,在战争刚开始时,一心只为了赚钱,他欺骗纳粹长达数月,建立了一家子虚乌有的军工厂。而到了战争快要结束时,他一心只想救“他的”犹太人。他一共救了1100名犹太人,使他们没有被纳粹送进毒气室和焚尸炉。被救的人后来去了刚刚建国的以色列,许多人成为了这个国家的高官和精英,为此,他们和他们国家都把他当成了救命恩人。

    从布宜诺斯艾利斯乘车一小时,就到了阿根廷前总统庇隆过去度假的圣威色恩特村,从这里再穿过两条尘土飞的小道,就到了一座不高的白色平房前。这里住着一位1949年从德国来阿根廷的白发老人。她就是那位把1100名犹太人从毒气室里救出来的奥斯卡·辛德勒的妻子爱米莉·辛德勒。

    她已经86岁,有着严重的背部疾病,但仍可以看出她过去是位公认的美人。她是20岁那年与奥斯卡·辛德勒在捷克斯洛伐克的北摩拉维亚的一个农场里相遇的。一天,奥斯卡·辛德勒跟着父亲来这里推销农业机械。他把爱米莉拉到跟前问她父亲是否想买一台拖拉机。爱米莉说你还是去问他自己去吧。于是,这位傲慢的美人就这样迷住了衣着漂亮的游荡公子。

    婚后,他们搬到了奥斯卡的家乡斯威托,那时正在兴起的纳粹还未引起他们的关注,而犹太人还未成为一个受迫害的民族。但是,奥斯卡已开始追逐女色。他的一个情人带着一个孩子就住在他们家不远的地方。托马斯·凯尼利在写《辛德勒的方舟》一书时曾猜测奥斯卡没有生育能力,因为他有众多的情妇,却没有任何孩子。对此,爱米莉很是伤心和痛恨,因为她曾有过多次小产。

    在完成《辛德勒的方舟》之后,有位金发碧眼的大个子白人向凯尼利说他是奥斯卡的私生子。凯尼利说,“起初,我以为他是个骗子,但他却知道许多实情,而且相貌也与奥斯卡相像。他说他和妹妹都是母亲和奥斯卡所生。他们家与爱米莉和奥斯卡在斯威托的住处只隔着一个街区。”

    在阿根廷摄氏30度的温热中,爱米莉身着一件碎花短袖家居服,除了那只结婚戒指,她没有任何手饰。当问及那只结婚戒指时,她露出纯粹是残忍的微笑。她说,“辛德勒不想离婚,保持婚姻可以使他免受情妇们的逼迫。而我也不想再重新结婚,我已经伤透了心。

    爱米莉几乎没有留下多少那个时代的生活痕迹。她只有几张奥斯卡的一位情人的照片。她笑道,“瞧,这就是书中所写的那位漂亮的犹太人,漂亮吗?”她指着一张发黄的快照上的一位胖胖的,戴着眼镜的姑娘,咯咯地笑着。但她却和奥斯卡的另一位情妇,名叫英格瑞德的女人保持着较好的关系。事实上,她,奥斯卡和英格瑞德曾在战后的慕尼黑同住在一个房子里,但却不同于三人的家庭。两个女人之所以能友好地相处是因为她们都需要同一个男人来供养。爱米莉说,“我已不再管奥斯卡,因为你没法去管你所不能依赖的人。英格瑞德和奥斯卡在一起生活了很长的时间,直到他们的关系结束。”现在纽约的英格瑞德对于把爱米莉置于辛德勒故事之外表示愤愤不平。她说,“爱米莉起过巨大作用,她给1100名犹太人供应食物。”

    在克瑞考,她像一个逆来顺受的家庭妇女。她说,“我就像扑克游戏中的一张王牌,啥时需要就啥时打出去。如果有什么重要人物或是集中营里某个让人害怕的人物前来造访,他们就来叫我去应付。如负责普莱斯佐劳工集中营的戈斯和柏林指挥部的视察官朗格就是那样的人。”爱米莉还从事购物,同面粉厂的负责人打交道。那人是个大块头,每次到她的屋子来总是穿着一件皮大衣,以便好把受贿得来的东西包在衣服里带走。而她则从他那得到最好的东西:上好的面粉。可见,她所做的一切都是工厂里的犯人们所看不到的。所以,在救护犹太人的故事里,爱米莉的功绩就被人们遗忘了。

    爱米莉能够记得许多情景,但却不能被人们所记住。在战争快结束的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