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1章 死对头将命都给了她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温阮死了,才二十二岁。

    她被人毁了容,折了双腿,囚禁在地下室长达一年。

    日日遭到虐待、折磨,死的时候瘦骨嶙峋,面目全非。

    她被抛到了荒山野岭,死不瞑目,直到有人昼夜不息将她找出来。

    一个穿着黑色大衣的男人,步若流星地从幽暗阴森的密林中走来。

    他的脸庞隐匿在夜色的暗影里,温阮看不清他的模样,但是他身上散发出来的气场,唯我独尊又令人望而生畏。

    他躬下腰,一只修长的腿曲膝弯了下来。

    他跪在开始发臭的尸体跟前,修长而指骨分明的手,一寸寸抚过那张已经看不出原本容貌的面庞。

    温阮的灵魂靠近男人,视线从他凸起的喉结,缓缓往上看去。

    那是一张英俊得令人挑不出任何瑕疵的脸,五官深刻立体,轮廓宛若天工雕琢。

    温阮不可置信的看着男人。

    霍寒年!

    高三那年她的死对头!

    温阮万万没想到,他居然会来替她收尸!

    当年她的无知,给他造成过不可磨灭的伤害,她以为,他恨极了她!

    男人漆黑深邃的狭眸盯着她那张渐渐肿胀腐烂的脸看了许久,突然长臂一伸,将她打横抱了起来。

    他将她带到了一座鸟语花香的岛上,这是温阮生前最喜欢的度假圣地云梦岛。

    听说后来被私人买下了,不再对外开放。

    再次来到这里,没有了往日的热闹,一栋豪华别墅前,种满了她生前喜欢的百合和太阳花。

    那个高大挺拔的男人,抱着连她自己都不敢多看一眼的尸体,径直进了别墅。

    温阮迟疑片刻后,跟了进去。

    客厅宽大的液晶显示屏上,正在播放一则新闻。

    【2020年6月20上午十点,圣彼德教堂发生爆炸,新郎霍景修和新娘叶婉婉被当场炸死,经调查,警方将嫌疑人锁定为全球最富有的斯伯恩家族新上任的少主霍寒年身上……】

    【据传,新任少主患有严重的抑郁症,其性情阴狠冷戾,偏执暴躁……】

    听到霍景修和叶婉婉被炸死了,温阮浑身都在颤栗,指尖深掐进掌心,积怨在胸口的滔天怨气,因大仇得报后的激动和畅快,顿时散去不少!

    那对害她家破人亡、活生生折磨死她的狗男女,终于遭到了报应!

    他们早就该死了!

    只是,真的是霍寒年动的手吗?

    温阮听到地下室传来动静,她朝地下室走去。

    霍寒年脱了黑色大衣,穿着挺括考究的黑色衬衫,领口纽扣松了两颗,正弯着腰给水晶棺里的她换衣、梳头。

    因着弯腰的动作,背部衬衫紧绷,勾勒出他冷峻精硕、高大挺拔的身形线条。

    高中毕业后,温阮就没有再见过霍寒年了。

    看着他修长而干净的长指,慢条斯理的打量着她枯黄打结的头发,她眼眶变得一片通红,唇瓣微微发颤,“当初我那样对你,你为什么不将我碎尸万段?”

    男人并不能听到她的声音。

    替她打理好一切,他拿出一个青色瓷瓶,流畅锐冷的下颌微仰。

    温院闻出瓷瓶里装着的是剧毒,她眼中露出惊慌和难以置信,“霍寒年,你做什么?”

    “我究竟有什么地方值得你替我报了仇,还要跟我一起共赴黄泉?”

    “霍寒年,不准喝,听到没有?”

    无论她怎么阻止、尖叫、呐喊,都无济于事!

    男人将瓷瓶里的液体,一饮而尽,修长挺拔的身躯缓缓躺下。

    如深渊般漆黑的狭眸看向她,骨节分明的大掌,握住了她早已腐烂的手,菲薄的唇贴近她耳廓,嗓音低沉哑暗,“丫头,我实现承诺了。”

    去他妈的承诺,她和他什么时候有过承诺?

    看着男人嘴角慢慢淌出来的鲜血,温阮脑海里仿若有什么要炸开,心都绞到了一起,她如困兽般大叫,“霍寒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