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二章 争夺名额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欺人太甚!”

    天河可不是什么软柿子,在知道了王广的用意之后,侧身一避,五指曲收,如钩如爪的抠住王广的手腕,奋力的将他往身后一拉,准备以彼之道,还施彼身,让他自己尝尝从山道摔下去的后果。

    “你,你干什么!”

    王广显然是练过的,他手上的力道非常的强大,哪怕天河是铸剑师出身,双手有着千斤之力,依旧难以扯动王广分毫,反而被他用力往后一扯,踉跄的摔飞了出去。

    “你这人居然这么的歹毒,想将我拉入山道下方的深渊,今日若是不除了你,他日还不知道你要祸害多少的无辜百姓!”

    王广抓住了机会,大肆的抹黑天河,完全忘了刚才他准备将天河推下深渊的事情,拔出随身的佩剑,指着天河,正义凛然的怒斥道:“上天有好生之德,只要你虔诚的跪下向我忏悔,并且保证以后再不会干出危害他人的事情,乖乖的下山,我还可以留你一条性命!”

    “你……,明明是你想把我推下去的,如今反而颠倒黑白,栽赃陷害,想让我认孬,做梦!”

    天河从地上爬起,拔出随身的佩剑,指着王广道:“既然我们都有这个意思,而玉虚宫又只需十名弟子,那么失败的人就乖乖的滚下山好了。”

    “王广,点到即止就可以了,不要伤了他的性命,毕竟我们玉虚宫是名门正道,哪怕面对穷凶极恶之徒,也还是要给他一条活路的。”

    清逸显然对王广十分的有信心,拈着颔下的山羊胡,胜券在握道:“不过惩罚也不能过轻,否则会让他好了伤疤忘了痛,忘记了今天该吸取的教训。”

    “明白!”

    王广的嘴角露出一丝戏虐的笑容,挽了一个剑花,手上的利剑犹如出洞的毒蛇,又快又狠的朝着天河的肋部刺了过来。

    “铛!”

    天河横剑抵挡,可就在彼此相互交错的瞬间,王广手腕的剑诀变化,随着他的运劲改变,架在天河剑脊上的剑刃如同地龙翻身一般,快速的搅动了起来,在瞬息之间,硬生生的将天河的佩剑绞断。

    “好剑……”

    哪怕是对手,可当天河看到王广的宝剑在搅动之中,剑刃反射着的那一抹寒光时,出于铸剑师的习惯,他还是忍不住出口称赞了一句。

    “废话,我手中的这把宝剑,是你家那个又穷又臭的铁匠铺子永远都打不出来的!”

    王广根本就没有手下留情的意思,断了天河的佩剑,他瞬时在天河身上割了三剑,手上的动作依旧犀利无匹,虽然并不致命,可每一剑都让天河皮破血流,凄惨无比。

    “滚!”

    王广将心中的那股气发泄的差不多了,飞起一脚,直接将天河踹得口喷鲜血,倒飞而去。

    “哈哈……”

    之前的胖子看着零的凄凉模样,幸灾乐祸的嘲笑道:“傻子,既然你知道他是清逸师兄的侄子,那你就应该猜到他多少会些剑法,可笑你还自不量力的跟他动手,这就是所谓的螳臂当车,自寻死路!”

    “现在你应该服气了吧!”

    清逸冷笑连连的瞅着零,道:“你应该很庆幸,我们玉虚宫慈悲心肠,不计较你这次搅闹的事情,要不然换了其他的门派,估计你的下场会更加的难堪,更加的惨重。滚吧,以后切莫再踏上昆仑山半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