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七章 砍竹的意义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这真的只是普通的竹子吗?”

    后山里,天河正气喘吁吁的劈砍着一株通体紫色的竹子,他的双臂之力不下千斤,常年打铁更是为他锻造出了超强的毅力,可是他抡动着柴刀,接连砍了六十多下,每一下都像是砍在一截铁柱上,发出铛铛的脆响,甚至还有火花在刀刃和竹竿上闪现,可是眼前的这根竹子,除了多出几道细微的缺口以外,整体没有任何的改变,依旧在风中微微的晃动着,发出飒飒的响动,如同人性的嘲讽。

    “我就不信会砍不断你!”

    天河休息了一会儿,待到双手恢复了力气,再次卯足了劲儿,拼命的砍着竹子。

    直到太阳落山,百鸟归林,天河才拖着一截砍断的竹子,耷拉着身子,像是被万头草泥马一起从身上踏过一样,狼狈不堪的回到了茅草屋里。

    清逸早早的站在茅草屋前,看到天河那副软趴趴的模样,顿时十分解气的咒骂起来:“十根,师门的规定是砍十根竹子,挑十缸水,你竟然只砍了一根竹子,连一桶水都没有挑好,你还想不想在昆仑山混了,不想的话赶紧滚蛋!”

    天河只是淡淡的瞥了清逸一眼,懒得跟他多费唇舌,直接就从他身旁走过。

    “喂,我在说你呢,难道你就是这么跟师兄说话的吗?你还懂不懂得什么叫做礼仪!”

    “严格的说来,我到现在还没有拜谁为师,所以不算是玉虚宫的弟子,更不是你的师弟,你没有资格管我。”

    天河抬起头,瞅着远处恶声恶气的清逸,道:“如果我是你,有力气在那里瞎叫唤的话,还不如多争取点时间,好好的修习一下道术。哦,对了,通常呢,会叫的狗,都是不会咬人的,,这是常识哦!”

    “你,你说什么!”

    清逸被气得三尸神跳,飞快的跑向天河,抡圆了巴掌,准备好好的教训一下他,让他知道何为长幼有序,尊卑有别。

    “你要是敢动手的话,我就敢到玉熏真人面前告你,以你现在所犯的事儿,要是再加上一个挟私报复的话,被逐出山门可是板上钉钉的事情,你可要考虑清楚了!”

    掌风呼啸而来,天河却像是无知无觉般,直直的盯着突兀出现在面前的清逸,道:“我的原则只有一条,人不犯我、我不犯人,如果你觉得我好欺负的话,那就要做好跟我鱼死网破的准备!”

    天河说完不再去看清逸那张又红又青,精彩万分的脸,自顾自的拖着竹子走进了一间茅屋里。

    很快,屋中就升起了袅袅的炊烟,还有淡淡的饭香。

    “老爷爷,吃了吗?”

    天河将一切准备好,正打算用膳时,却看到老翁兴冲冲的走了进来。

    “还没有,不过你已经煮好了,那我就不客气了。”

    老翁自来熟的坐在椅子上,端起天河刚刚乘好的米饭,又夹了两块蒸好的腊肉放到碗里,自顾自的吃了起来:“嗯,米饭煮的刚刚好,就是腊肉蒸得时间太短,没有将肉中的香味完全蒸出来,下次得好好的改进改进。”

    “……老爷爷,屋里只有一个人的饭!”

    天河的嘴角微微的抽搐了起来,同时肚子也咕咕的叫唤着,表示严重的抗议。

    “我知道,所以我正在吃呢!”

    “那我吃什么?”

    天河翻了一个白眼,要是这么做的人是清逸,他肯定不顾三七二十一的将他暴揍一顿,可对方是个上了年岁的老翁,他还真下不去手。

    “你放心,我不会白吃你的东西。”

    老翁放下碗筷,从怀中掏出一颗黑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