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章 跑腿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鬼啊!”

    天河高声尖叫了起来,因为此时此刻,站在坟前的那道身影实在太过诡异,他的衣衫破烂不堪,裸露在外面的肌肤呈现一片焦黑,就跟刚刚被雷劈过一样,而且他的身周像是有着某种气场,使得周围的风雨全部悄然的绕开了他。

    这样的情形,向来只有在说书人口中的妖魔鬼怪才能做到。

    坟前那人似是有些意外,在这风雨交加的夜晚竟然还有人跑到后山来。所以他只是淡淡的转过头,不经意的瞥了天河一眼,便懒得再去关注他,默默的将眼神落在墓碑上。

    “你,你……”

    天河很快就镇定了下来,尤其是当那人的目光投来时,虽然目光分外的清冷犀利,可他还是分辨出了,那人对他没有恶意,这不由的让他壮起了胆,小心翼翼的朝着坟墓走去。

    “你是人是鬼?”

    天河全身早已被雨水打湿,此刻站在那人身旁,战战磕磕,也不知是因内心的怯弱,还是经不住这风雨的寒凉。

    “这话应该我问你。”

    那人的目光落到天河手中的香烛上,道:“你为何来拜祭她?”

    “是老爷爷执意要来拜祭她,可是我看这气候太过诡异,怕他上山会感染风寒,所以替他来了。”

    “有心了。”

    那人看向天河的目光顿时柔和了许多,此时天空的黑云悄然散去,藏匿许久的月亮终于露出了明媚的容颜,皎洁柔和的月光,如同万丈银瀑,悄然飞冲而下,落在那人身上,顿时让他身上的焦黑痕迹慢慢的消散下去。

    他的肌肤十分的光滑,透露着一种健康的浅黄色,在月光之中犹如玉脂一般润泽,他的五官有些深刻,仿佛刀削斧凿而出,给人一种凌厉之感,尤其是那双眼睛在不经意间散发出来的目光,真正称得上是锐利如剑,冷酷如冰。

    他的颔下留着三缕长须,在风中轻轻的飘荡着,配合着他淡漠的神色,很有一种远离红尘的风韵。

    趁着风雨消失之际,天河摆下祭品,取下香烛点燃,跪在地上拜了三拜,将香烛插在坟土前。

    “你是玉虚宫的弟子?”

    那人一直沉默不语,直到天河撒完了篮子里的冥纸,打算起身离开时,这才开口叫住了他。

    “还不算是。”

    天河笑了笑,道:“我暂时无法唤醒仙根,所以还没有正式成为玉虚宫的入门弟子。”

    那人深深的凝望着天河,目光无比的深邃,似是能够将他全身的秘密看透一般,道:“你身上的煞气是怎么回事?”

    “这个……我也不是很清楚。”

    天河苦笑道:“我是昆仑山下的石家庄的,本来日子过得好好的,忽然有一天不知从哪里飞来了两个神仙,在石家庄大打出手,让我们这些凡人遭了秧,全村的人都死光了,就只有我在玉阳真人的帮助下,九死一生的逃了出来。”

    天河的语气有些低落,像是被人突然揭开了心底伤疤,隐隐有些疼痛,他用力的吸了吸鼻子,调整好自己的情绪,强颜欢笑道:“自那以后我身上就带着一股煞气,也是它影响了我的修行,让我无法成功的唤醒仙根。”

    “哦!”

    那人随意的应了一声,而后像是察觉到了什么,回头瞥着竹林深处,厌恶道:“讨厌的苍蝇又来了。”

    “你的问题我无法帮你解决,但是白芷不会白受了你的大礼。”

    那人从身上解下一块玉佩,丢给天河,道:“这是我代她送你的回礼,拿着吧,将此玉带在脖颈上,片刻不得离身,哪怕你无法修行,也能帮你延年益寿,让你长命百岁。你若有心,便每月来此为她扫墓祭拜一次吧。”

    “……延年益寿,长命百岁,这,这礼也太重了,晚辈不敢收。”

    天河仔细的打量着手中的玉佩,只见玉佩像是被什么钝物击碎过,中心处刻着一个古朴的山字,入手时温暖如火,且有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