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三章 冷嘲热讽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天河背着包裹,静静的行走在众多弟子的冷嘲热讽之中,他的脸上虽是古井无波,只是他的双手却死死的握成了拳头,十指指甲深深的掐人了掌心之中,身体微微的颤抖着。

    泥人尚且还有三分火,更何况是天河这个年轻气盛的少年郎,只是他却无力反驳,唯有暗暗的在心中立誓,定要闯过这次生死劫,定要让这群门缝里看人的师兄弟对他哑口无言!

    清贵继续嘲讽道:“瞧那模样,背着个破袋子,活像是路边要饭的乞丐,还好这是在昆仑山内阁,要不然让外面烧香的信徒看见了,还以为咱们昆仑山是乞丐窝呢!”

    “就是!”

    王广脸上露出了小人得志的特有嘴脸,道:“你们大概不知道吧,听说他这人还傻得不行,一而再,再而三的被后山的老头子当成苦力使唤,最后你们知道他得到了什么报酬吗?哈哈……,不过,就是十几颗所谓的灵丹妙药,还有鼎鼎大名的道藏仙经,哈哈……,看到没有,人家这脑子,这机缘,还真不是咱们能够比的。”

    “你们说够了!”

    清月受不了那些人的冷言冷语,通过昨天的相处,她对天河的印象还算不错,眼下看到这么多人欺负他一个,顿时跳出来,虎着一张脸对那些人吼道:“都是同门师兄弟,你们说话怎么可以这么刻薄,难道你们家里的长辈就没教过你们,说话要积点口德吗!”

    清月的模样本就非常的俏丽,此刻鼓起腮帮子,脸颊通红如天边的朝霞,非但没有起到半点下马威的作用,反而让那群人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来。

    “师姐哟,你这话可就有毛病了,过了半个多月了,他还没有成功唤醒仙根,还不算是咱们玉虚宫的弟子。”

    清贵惦着个小肚囊,冷笑道:“反而是师姐你,眼睁睁的看着一个外人糟蹋玉虚宫的灵丹妙药不心疼,反而帮外人说起话来,你这胳膊肘往外拐的可是有些离谱了哦。”

    “不错!”

    王广接过话茬道:“清定师兄向玉熏师叔求取一味凤血草,可是南熏师叔竟然拒绝了,理由却是为了救这个必死之人。瞧瞧他那德行,哼,自个没脸说话,还要靠着一个女人出面帮他辩解,简直就是窝囊到家了。”

    清定……

    天河在心中默默的记住了这个名字,从一开始他就觉得很奇怪,究竟是谁泄露了他今天要通过炼丹来熔炼体内煞气的事情。

    这件事情只有他和幽篁、还有玉熏真人三人知道,幽篁自不必说,从他昨天的言谈之中,天河已经知道了,炼丹的事宜由他全权负责,如果他真的心怀歹意,只需在炼丹过程中出点纰漏,就能让他死无葬身之地,根本就不必使用这些见不得人的鬼蜮伎俩。

    而玉熏真人更是如此,大费周章的从各门各派索求灵药,如果真想对他不利,完全不用干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情。

    走到内阁的炼丹房前,天河停在门外,高声道:“玉熏真人,弟子天河求见。”

    “进来吧!”

    房门自动从两边打开,房内除了玉熏真人和幽篁外,还有另外一名真人,年约四十左右,面色古板,看着就不像是好说话的样子,身形很高、很瘦,手中握着一把古朴的宝剑,虽然还未出鞘,可是以天河这些年铸剑、阅剑的经历来判断,那把剑很不简单。

    “此剑名为流光。”

    那真人的拇指在剑鞘上一弹,顿时露出了半截剑刃,只见寒光闪烁流转,耀眼非凡,以至于剑体是何模样,天河都无法看清,只能隐隐感觉到那把剑在出鞘的刹那,像是一头被唤醒的凶兽,散发出的气息分外的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