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十五章 险死还生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嘿嘿,都说了他不行,他还不信,当初在昆仑山道,他要是肯像条丧家之犬一样,乖乖的夹起尾巴逃跑,说不定还能保住一条小命呢!如今三天没有动静了,或许早就死了,说不定连具全尸都没有了!”

    飞出了房间,回到了冰雪覆盖的蔼蔼昆仑山,看到了众多玉虚宫弟子正在用心的练剑,还有部分的人则聚集在一起,肆无忌惮的嘲讽着他。

    “清广师兄所言甚是!”

    清贵腆着小肚囊,满面春风的笑道:“俗话说一命二运三风水,我一看天河那副衰相,就知道他的命不好,再观察他的骨骼,就知道他的运气也是背的,再从他的言行推断,就能明白他家的祖坟定然是冒黑烟了,要不然怎会如此不识趣,一来昆仑山就得罪了咱们呢……”

    王广和清贵两人的话,听得天河火冒三丈,虽然彼此之间不怎么待见,只是他没想到两人竟然会这么歹毒,在他生死垂危之际还出言诅咒他。

    他想下去狠狠的教训他们两一顿,可惜还未行动,周围的场景又像是被人偷偷的换走了,化为石家村烈焰滔天的惨景。

    无数的族人在火焰之中奔跑着,哀嚎着,熊熊的火焰如同毒蛇般缠绕在他们身上,拼命的撕咬着,即便被焚成飞灰,即便已经面目全非,他们依旧不甘心的朝着天空伸出了手。

    在这刹那间,天河只觉内心深处,像是被什么东西重重的撞击了一下,分外的疼痛,分为的难受。

    他能够感受到地上的族人全部看到了自己,也读懂了他们眼中所要传达的消息:

    报仇雪恨!

    所有的不甘,所有的愤怒,所有的仇恨,最终化为了一道手提铁锤,强壮魁梧的身影,慢慢的从火焰之中走出,抬头打量着他,低低的声音从那人轻启的双唇之间悠悠的传了出来,如同雷霆一般浩大磅礴的在他的世界里回荡着,振聋发聩:

    活下去!

    眼前的一切全部消失了,没有了火焰,没有了族人,没有了他父亲的踪影,唯有仇恨的火花,唯有执着的信念,在他的眼睛里熊熊的燃烧着。

    他能够听到父亲的声音依旧在内心深处咆哮着,如同带着惊天的骇浪,澎湃汹涌的嘶吼着。

    他能够听到自己的血液,化为了永不屈服的巨龙,穿行于他的血管之中,散发着与天斗、与命争的不屈和桀骛。

    他能够感受到自己的躯体,在生死徘徊的边缘上,彻底的被激发出所有的潜力,化为顶天立地的巨人,源源不断的给他输送着浩瀚无边的力量。

    “啊……”

    天河双手颤抖的着伸了出去,仿佛每伸出一点都需耗费他全身的力气般,拼死抓住了兽头的上下颚,奋力的撕扯着,一点一点,缓慢却又坚决的将兽头的血盆大口掰开,将他慢慢的从自己的脖颈前拿开。

    可惜他所受的创伤实在太重,力气变得越来越小,意识也越来越模糊,而那兽头越逼越近,甚至于他能够闻到兽口喷出的恶臭,感受到那两排如同刀剑般森冷吓人的獠牙的恐怖。

    “……身处洪流,心如砥柱,任他浪涛惊天,任他海啸汹涌,我心不动,如山擎天!”

    恍恍惚惚间,天河像是听到玉熏真人的声音,飘渺遥远的如同隔着海角天涯般,轻若蚊吟的传入他的耳中。

    “不,我不能死,我还有肩负的使命没有完成,我绝不能王广那些王八羔子当成笑话看……”

    天河嘶哑着嗓音怒吼着,如同一头被逼入绝境之中的猛兽,声音显得悲烈而又苍凉,同时他体内的热血,随着他的意志奋发陡然沸腾了起来,带动着全身的筋肉不停的收缩鼓涨,如同跳动的心脏般,充满了爆炸性的力量。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