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428章父女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第428章父女

    日头正好,正是秋风萧瑟的时候……

    平静的湖面,也就只有在微风吹过的时候才会让人感觉这湖是活动的。 自然,没有风的时候,这湖就让感觉死寂一片。

    当然给这湖写了这么多字,就是为了接下来湖水的变化。

    “轰……”

    “哗啦啦……”

    湖心突然冲天而起的喷泉,让这片湖不再死寂,喷泉回落打在湖面的声响回荡在整个山谷,也让在湖边饮水的马群受惊之下,在头马的带领下远远的走开了。

    也就在这个时候,湖边凭空出现了一阵涟漪,一个少女兀的出现在湖边,神色凝重的四处打量起周围来。

    “明明就是这里,为什么就是过不去呢?”最后少女还是把目光放在了湖心的冲天喷泉上。

    “哼……我就不信了!”轻哼一声,少女就跟来时一样,突然的消失了。

    冲天喷泉还在继续,回落时击打湖面的声音在这山谷里经过多次反射,也愈加的大了。

    “哎呀,老爹,我有分寸,你看我像是不懂事的孩子吗?”

    “像!”

    那个少女又出现了,不过这时候少女手中还托举着一艘跟独木舟大不了多少的木舟放在了湖面上,她身后还跟着一个就跟所有父亲面对叛逆女儿时一样郁闷的中年男人。

    “好了,好了,就送到这里吧,老爹,我先送你回去吧!”把木舟放好之后,少女对着中年男人挠挠头颇有点儿不耐烦道。

    “不行,我跟你一起去!”中年男人脸色一肃,决绝道。

    “啊,不要吧,老爹,你还能不能给我点私密!”闻言,少女夸张的喊叫道。

    “狗屁的私密,我是你老爹!”厉喝一声,中年男人越过少女跨上木舟,转过头对少女吼道,“还不快上来!”

    “哦……”看到自家老爹如此模样,少女也没有反抗的意思了,只得撅着嘴不情不愿也跨上了木舟。

    嘱咐好少女坐好,中年人指着喷泉确认道:“你说的那个可能解开你身上异能的地方就是那里吗?”

    “嗯哪!”少女老实的点点头,“每个月我都能感觉有个地方在吸引我,只是之前因为我对我异能的不熟练,所以好几次都找错地方了,直到上个月我才找到了这里!”

    “呵呵……原来你也是这里呀!”听到少女的话,中年男人怀念笑着喃喃的说了这么一句话。

    “什么?”少女没听清楚,不解的问道。

    “哦,没什么!”闻言,中年男人脸色一肃,说道,“坐好,要走了!”

    “嗯……”

    别看中年男人一副书生模样,可是驾舟的手艺却不差,小小木舟在他的操控下几乎是直线的往那冲天喷泉驶去。

    “那种感觉越来越强烈了!”途中,少女紧抓住中年男人的背,激动道。

    “嗯……”与少女的激动兴奋相比,中年男人却是愈加的担心起来。

    因为运气,一年前集结在西域边境的联军竟然在流星的打击下,和那些变得玻璃化的地面一样变成了焦炭。

    而那些流星应该还具有强烈的辐射性,前去探查的士兵回来没多久,就全身长满各种颜色脓包药石无灵的死了。

    在他把那片区域化为禁区之后,过了好几个月,才从海上传来消息,对面已经那个区域称之为“陆上地狱”,哪怕是对面的奴隶在刀剑威胁下都不敢涉足的地方。

    如此他也放心了,至少几十万的联军就这样没了,而且有了这片“陆上地狱”,就相当于一个天然的防护屏障,也不用担心对面的再攻过来了。

    虽然这也让这条联通东西的商路断绝了,可不是还有海上的商路吗?

    是时候事了拂衣去了,长安发生的事也让他伤透了心。

    可也在这时候,他的女儿就这么迤迤然出现在了他的面前!

    一个女孩子,一个本该在澳大利亚的女孩子竟然一个人跨过赤道出现在了他面前!

    也是那个时候他才知道,他的女儿竟然有异能!

    只要她去过,甚至是她有印象的地方,她就都能去!

    这简直是……尼玛了!

    被自己女儿带回澳大利亚之后,他也开始和他女儿探究起她身上的异能到底怎么来的,明明之前没有的呀!

    直到他女儿跟他说,她在冥冥中有种感觉,感觉有个地方好像在召唤她,应该和她的异能有关。

    父女一合计,最后决定找到这个那个地方。然后就有了现在的事情。

    也有了他现在的担心。

    如果那个地方真的和他女儿的异能有关,那么去到那里之后会不会又把她的异能收回去?收回去的时候又会不会对她身体造成损伤?

    一个父亲对自己女儿关心之下,这些问题是不得不考虑的。

    “哈,老爹,就是这里了,走,我带你进去!”

    “不要……”

    就这样想着,背后少女突然欣喜的站了起来,双臂就抱住了他,还没让他把话喊出来,少女就带着他消失了。

    “就是这里吗?”一阵光怪陆离的景象之后,中年男人被少女带到了一个奇怪的地方。

    看那遍布这里所有地方的银白色金属就知道这里不是这个时代所能修建起来的,可与这里的高科技不相符的是,这里也放满了规格一致的泥封大陶缸。

    怀着好奇,少女想掀开一个大缸的泥封,却被中年男人拉住了。

    “别动,万一这里面的东西有毒怎么办?”

    “哦!”

    给少女嘱咐一下之后,中年男人四处看了看,说道:“跟着我,找找这里还有什么东西!”

    “不用找了,就在那里!”闻言,少女灿然一笑,指着一个方向说道。

    “那去看看!”顺着少女指的那个方向看了看,中年男人牵着少女的手出发了。

    小心的避开身边的陶缸,走了许久,中年男人和少女终于来到了那个和少女有冥冥中联系的地方的外面。

    站在墙边,中年男人深吸一口气之后,缓缓道:“就是这里吗?”

    “是在这堵金属墙后面,只要穿过去就好了!”少女纠正道。

    “要不,我们下次再来?”又是深吸一口气,中年男人向少女探寻问道。

    “嗯……不要,来都来了,万一下次找不到这个地方怎么办?”少女摇摇头,拒绝道。

    “可是……墙后面万一有危险呢?”中年男人的为难道。

    “哎呀,小心一点儿没事的……”少女毫不在意的说着,就一手抱住中年男人,然后在中年男人担心和无奈中消失了。

    ……………………

    金城(即兰州),陇右大地的省会城市,华夏西北地区重要的工业基-地和综合交通枢纽,也是西部地区重要的中心城市之一,更是西部战区陆军驻地,而随着十多年前“一路一带”的提出,金城这个即使在古丝绸之路也占有重要地位的城市,现今也愈加的生机勃勃了。

    当然这个“生机勃勃”不单单指经济和问文化的发展,还有生态!

    随着科学技术的发展,以及“一路一带”带来的大量国内外人口、企业、机构的进驻,显然金城附近的荒漠化就有点儿碍眼了,所以随着经济文化发展的同时,当地政-府也投入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治理这碍眼的荒漠化。

    还别说,华夏人的创造力是不输于地球上任何种族的,再加上强大利益的勾引,也必须成功呀!

    经过这十多年的治理,这金城包括郊县,卫星城在内,不说水草丰美,但也再没有了只要一吹风,这天地就变成“黄茫茫”一片的样子。

    甚至为了娱乐,当然更加的是为了经济利益,一些本来风景就优美的地方,这治理力度也更加的大了,完全恢复了“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象。

    就像现在这“丝绸之路文化体验中心”,就是金城市政-府牵头,和国内多个地产巨头联合以一处山谷为中心开发出来的,说是“体验中心”其实就相当于重建了一座位于丝绸之路上的“古城”。

    而这个“体验中心”也不负市政-府的期望,自开放之日起,除了检修外,人流就没有停下来过。

    这里每天都吸引了大量国内外的游客前来,甚至因为这特殊位置的氛围,有越来越多的艺术家、影视创作团队等等一系列人文经济、工业经济慢慢的留在了这座城市,让这“体验中心”硬生生的往“城市”发展!

    不过这也在当地政-府的计划中,毕竟东边有个横店,西边也可以有一个嘛!

    所以这也让这“体验中心”穿什么衣服的人都有。

    就像现在这对也不知道是父女、还是情侣的一男一女穿着正宗的唐装,走在大街上而没有人投来异样目光的原因,嗯,当然,也有一些背着包、拿着相机,明显是游客的人,上前求合照。

    那个双鬓斑白男人倒是好说话,也没有拒绝,还用很正规的古代礼仪摆着姿势,一看就古意盎然。不过那个面容姣好,还带有一丝青涩的少-妇就没有那么好说话了,看她皱着眉,时不时愤恨低喃的样子,应该是心情不好吧!

    “拜拜……”在古意盎然的墙角,男人朝着那几个游客挥手道别之后,又咧嘴笑着豪爽的把少-妇搂在怀里摇了摇,说道,“好了,小暮,不要不开心,你看,你长大了也很漂亮呀!”

    “老爹,我这叫长大吗?”恼怒的把男人的手推开,少-妇上下看了自己一眼,泫然欲泣道,“刚刚我还是一个十八岁的妙龄少女,现在我就成了一个年过三十的豆腐渣,老爹,哼哼哼……我错了……”

    说着话,少-妇瘪着嘴像个小孩儿一样投进男人的怀里哭了起来。

    “呜呜呜……我该听你的话,不该冲动的,呜呜呜……”

    听着少-妇哭泣,男人轻缓的摸着少-妇的头发,安慰道:“好了好了,都是大姑娘了,再哭就不漂亮,多大点儿事嘛!既然能来,就肯定有回去的方法嘛!”

    安慰着少-妇,男人的双眼也没停下,还在一刻不停的带着些许的惶恐打量着陌生而又熟悉的场景。

    周围的人那熟悉而又陌生的各种造型的短发,那熟悉而又陌生的五颜六色的着装,那熟悉而又陌生满是广告的电音……

    许许多多的熟悉而又陌生,让男人很想崩溃……

    “好了,不哭了……”男人深吸一口气,眼中的惶恐慢慢消失,换上另一种莫名,语气轻快道,“哎呀,出来也没带钱,现在都不敢进饭店吃饭了!”

    “我饿了!”这么一说,少-妇不哭了,而是挣开男人怀抱,红着眼睛的看着男人,一副要化悲愤为食量的低吼道。

    “哈,刚好我也饿了,我看看去哪里借点笔墨纸砚,你老爹我画的王八可是大唐一绝,啧,也不知道现在有没有人喜欢呀,来,走,别迷路了!”

    又四处望了望,男人牵着少-妇的手,又挤进了人流中。

    ……………………

    “丝绸之路文化体验中心”的中心广场本来又要多一对气质不凡的父女的。

    这对父女的父亲似乎什么情况都能安之若素,每天带着那个还有些像小孩儿的少-妇女儿,张着桌子给人画王八。

    当然这个“画王八”是那个父亲自己说的,可是其他人却不那么认为,就光是那少-妇女儿在替父亲铺纸研磨那动作,就能让人感到一丝安静的古意。更别说,那父亲蘸墨执笔只是寥寥几笔就能把一个他所说的王八画的活灵活现,虽然只是黑白色,可每一个看过画的人都觉得,这白纸上的王八就在动,就要跃出纸面了。

    这还是没多少绘画修养的普通游客的想法,就更别说那些个本来就拿文化吃饭的人了。后来经过一番传播之后,也有不少认为,这个父亲画的王八,就跟白石先生画的虾一样,入了化境!

    自然,这个说法就有点儿惹祸了。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有争斗。

    虽然这中心广场拿文化吃饭的人都承认这父亲画王八画的好,这个可以有,但就是不能和白石先生相提并论!

    毕竟白石先生已经成了一个历史书上的人了,无论把他拔到多高,哪怕单单是处于尊敬,也不会有人说什么。且后来者,如果谁被夸赞了一声有“白石先生之风”,那也是心有幸焉的事情,自己也可以客气的说声“哪里哪里,我和白石先生差的还远”。

    可是现在却出现了一个和白石先生一样高低的人,那就不行了,你可是活的好好的,你怎么就比我强了?

    你要比我强也行,那你……去死吧!

    于是就有人把这对父女举报了。

    随着“丝绸之路文化体验中心”的不断扩大,就光是挂靠在金城市政-府的商务局、环境保护局等等几个部门已经满足不了不断扩大的文化、经济发展带来的人员编制、工作效率等等一系列的问题。

    所以市政-府经过调研决定之后,就把“丝绸之路文化体验中心”纳入了并村改革的名单,上报了国务院,现在决议还没下来。

    不过应该问题不大,毕竟有横店这个例子在前,再加上一开始金城市政-府就是想要把这里作为西部横店来建设,前期准备也足,所以只要这段时间“体验中心”不出问题,自有上面的人在活动。

    自然,要想“体验中心”不出问题,就要严厉打击那些以艺术家为名,实为“盲-流”的人。

    而很不巧的是,这对父女好像就是如此。

    那个举报的人,就是有天晚上看到这对父女蜷在中心广场的综合商场幼儿托管区报的警。

    派出所,一个坐的板正,多看几眼就知道是个才结束实习想装成老鸟的民警,对坐在他面前已经贴在墙角带着手铐的父女问询着……

    “姓名!”

    “云烨。”

    “你呢?”

    “她叫云暮,是我女儿!”

    “没问你!”

    “性别!”

    “男和女。”

    “嘿……还敢开玩笑!”

    “没开玩笑,没开玩笑,就是男和女嘛!”

    “还说不是玩笑?你这不是在嬉皮笑脸吗?”

    “错了,我错了,长官,我错了,您问,您继续问!”

    “哼……继续呀,少给我嬉皮笑脸。”

    “是是是……您问!”

    “年龄!”

    “34岁了吧!”

    “还34岁了吧?嘿,还开玩笑,到底多少岁?”

    “诶,您就写54岁吧!”

    “54岁?我看你也像,我说你这么大年纪了还带着闺女在外面晃,可真尽了一个当父亲的责任呀!”

    “嘿嘿嘿……”

    “你呢?”

    “您就写38岁吧!”

    “没问你!”

    “可我女儿也不知道她多大了呀!”

    “这……哦,明白了,明白了,我说呢!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