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第九十五章 司马之恨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咳咳……”一阵轻微的咳嗽声,将周宇坤从呆滞中唤醒。

    他抬眼望去,却见司马徽胸前一个碗口大的血洞,正哗哗的往外冒血,其血液已经染红了周围的地面。尽管如此,司马徽竟然还没有立即死去,其生命力之顽强简直令人恐怖。

    周宇坤忽然想到了什么,快步冲到司马徽面前,一手按住他的伤口,将星源力释放出去,暂时延缓了对方的死亡。

    “司马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刚才究竟发生了什么?”

    或许是周宇坤的星源力来的足够及时,也或许是司马徽进入了临死前的回光返照,总之使他的精神猛地振奋起来,眼睛狠狠的盯着南华老仙离开的地方。

    “我恨啊,我不甘心啊!我足足等了一千年,可如今却被你夺去我的一切,让我成为了你的嫁衣。啊哈哈,可笑啊可笑,我费尽心思谋划出所有,最后却败在了自己手中,真是可笑哇!!!”

    听着他自言自语,周宇坤心中大急:“到底怎么回事,南华老仙究竟是什么人,快告诉我。”

    司马徽扭头看了他一眼,露出复杂而诡异的笑容:“呵呵,他是谁?这个世界上,有几人能够打败我,又有几人如此了解我?哈哈哈,没错,当然只有我自己,能打败我的只有我自己,其他任何人都不行!”

    见他疯言疯语说了一堆,周宇坤根本没有放在心上,反而感觉到对方的生机越来越弱,更是焦急万分。

    鬼使神差的,周宇坤最后又问出一个问题来:“司马徽,我只问你最后一件事,告诉我,在十年前我父母的那场车祸,是你做的吗?”

    司马徽眼中的神采渐渐黯淡下来,可在他彻底失去意识前,轻轻的摇了摇头。

    不知为什么,对于他的回答,周宇坤却没有任何的惊讶,以至于他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自己不会感到惊讶呢?难道说,在自己内心深处,一直对这件事持有某种怀疑吗?

    可是,如果那起车祸既不是金初国所做,也不是司马徽所做,那么还会有谁呢?

    有些抓狂的挠了挠脑袋,周宇坤感觉自己快要崩溃了,父母的案件变得越来越诡异;再加上南华老仙离去时,称呼自己为天子这件事,也让他百思不得其解。

    正思索间,忽然感觉眼前一亮,一道明亮的传送通道出现在周宇坤面前。

    一前一后两个身影,从通道中急速闪出,也幸亏周宇坤让得快,不然这两人都要直接撞在他的身上。

    等这两人的身形停顿下来,周宇坤方才认出来,这两人不正是秦越和司马懿吗?很显然,他们应该和之前几批人的原因相同,是通过司马徽给他们的印记传送过来。

    只不过,有些意外的是,司马徽本人已经彻底身死,这个能力依然还能发挥效果。

    只听司马懿喘着粗气,冷声笑道:“哼,诸葛亮,我承认在计谋方面不是你的对手。但如果拼个人实力,你却也没办法击败我。据我所知,你的那些能力应该很耗费能量吧,现在的你已经没有力气再战了。”

    秦越沉默着没有说话,在文曲市外的战场上,他的确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使用自己的能力,为整场战斗带来了压倒性的优势,以极短的时间战胜了所有敌人。

    但司马懿看似失败,实则他却根本没把其他人放在心上,从一开始就打着消耗秦越的打算。一旦等到秦越虚弱下来,他就毫不犹豫发动能力,将其传送回司马徽身边。

    可现实,往往是最让人猜不透的。

    因为,这两人冷静下来一看,终于看到了旁边的周宇坤和司马徽。最重要的是,此时周宇坤还一手按在司马徽的伤口处。

    当然,在外人看来,周宇坤并不是在救人,而应该是他杀了司马徽。毕竟四周一片空旷,除了周宇坤也没有别人了!

    “他,他死了?”秦越嘴角略微抽搐,完全没想到这个最终大BOSS竟然就这么简单被杀掉。

    周宇坤下意识点点头:“你别看我,不是我杀的,我来的时候他就已经这样了。”

    还未等秦越说话,司马懿却是面色大变,难以置信的说道:“这不可能!他的实力我最了解,没有人能这么简单就杀了他。对,他是假的,他是你用来欺骗我的替身。”

    说着说着,司马懿的声音也越来越小,因为就连他自己也不相信这个借口。他所用的传送能力,不正是司马徽所给的吗,这怎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