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第16章 我没偷人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容问夏大惊道:“你好大的胆子,竟连我都敢打!”

    容雪衣懒得说话,拿起手里的木凳就朝容问夏的脸招呼了过去。

    容问夏想躲,只是她这样一个闺中女子又哪里能躲得过容雪衣那暴戾的一击。

    “砰”的一声,凳子就直接砸在了她的头上,她因躲得太快一个不留神就直接撞在了墙上,鼻梁骨差点就撞断。

    容问夏被打得头昏眼花,她身边的丫环一看情况不对忙把她扶了出去。

    容雪衣对倒了一地的婆子道:“滚!”

    那些婆子何曾见过如此凶狠的容雪衣,一个个吓得直接爬出了听雪阁。

    容飞扬回来的时候刚好看到几个婆子血崩模糊的爬出听雪阁,吓了一大跳,他怕容雪衣出事,忙跑进去,却见容雪衣正坐在凳子上休息,他惊道:“姐姐,你没事吧?”

    容雪衣笑了笑道:“我没事,只是给她们一点教训罢了,你不用担心,只是我现在头有些晕,你去替我抓几副药回来。”

    她说完就将手里的药方递给容飞扬,容飞扬心里有些担心,也没想她哪里来的药方,虽然此时他有很多问题想问,但是他知她体弱,忙跑出去为她抓药。

    容雪衣将容飞扬支走之后深吸了一口气,她原本打算等身体全好之后再暴发,但是那些人明显不给她休养的时间,让她逆来顺受的乖乖挨打,门都没有!

    她知今日打了容问夏之后必定会惹来麻烦,但是她并不怕!

    她在屋子里只是坐了一刻钟,就听得外面传来气势汹汹的声音:“容雪衣,你给我出来!”

    摇晃的木门“砰”的一声倒了下来,灰尘落下,容雪衣从里面走了出来。

    她身上的煞气逼人,倒直接惊得院子里所有的人集体后退了一大步。

    容振南和林氏也来了,看到她的样子都愣了一下。

    容雪衣的眼睛扫了院子里所有人一眼,容问夏此时脸上缠着纱布,那模样要多可笑就有多可笑。

    “叔叔!救命啊!”容雪衣不待容振南说话,当即就大哭起来。

    容问夏怒道:“容雪衣,你把我打成这副样子,你竟好意思喊救命!”

    容雪衣一边抹泪一边道:“叔叔,冤枉啊!屋子里就我一个人,二姐带了那么多人进来,我怎么可能打得了她!”

    容振南的脸微板,眼里有了一分不解。

    容问夏欺负容雪衣不是一天两天了,这一次容问夏受了伤,实在是奇怪。

    容问夏也愣了一下,旋即怒道:“那是因为我发现你在外面偷人,你恼羞成怒,所以就对我大打出手,父亲,你可一定要替女儿做主啊!”

    “二姐说我在外面偷人,可有证据?”容雪衣厉声问道。

    容问夏将之前从容雪衣那里抢来的衣服拿出来道:“这就是证据!这件衣服不是秦公子的,你一个未出阁的女子穿着男子的衣服回来,这不是有私情是什么?”

    她早就想对付容雪衣,所以一直密切注意容雪衣的行踪,今日她过来找容雪衣的麻烦不是偶尔,而是有下人看见容雪衣穿着男子的衣服从后门回了容府。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