关灯
护眼
字体:

16.支援

首页 书架 加入书签 返回目录
    “笑话!”罗凡没想到这霍都这般无耻,不但想让自己几人十年不找他麻烦,还想打我老婆的主意,当即提气喝道,“我劝你最好不要再踏入中原一步,否则被我撞见,定斩不饶!”

    那霍都见这白衣小子说话间中气十足,丝毫不似中毒之人,心中惊骇更甚,心道一定要让师父早日将其扼杀,否则又将成为一名大患!

    此时马钰等七人站起身来,那横卧在地的老道却始终不动。郭靖罗凡两人抢上一看,原来是广宁子郝大通,才知道马钰等虽然身受火厄,始终端坐不动,是为了保护同门师弟。

    只见他脸如金纸,呼吸细微,双目紧闭,显是身受重伤。郭靖解开他的道袍,不禁一惊,但见他胸口印着一个手印,五指箕张,颜色深紫,陷入肉里,心道怕是西藏一派,这是大手印功夫。掌上虽然无毒,功力却比当年的灵智上人为深。再搭郝大通的脉搏,幸喜仍是洪劲有力,知他玄门正宗,多年修为,内力不浅,性命当可无碍。

    此时后院的火势逼得更加近了。丘处机将郝大通抱起,道:“出去罢!”郭靖道:“我带来的孩子我得去看看,莫要被火伤了。”方才他救人心切,而且杨过为人机灵,又是在这全真观中,料想不会有什么事,因此便没有带上他,但此时观中火势甚大,郭靖心中开始生出些许担忧。

    丘处机等全心抗御敌,未知此事,听他问起,都问:“是谁的孩子?在哪里?”

    “唳!”

    郭靖还未回答,忽然听到一声清脆的雕鸣,一个小小的身子从一只身上还带着些许伤痕的大雕上跳了下来,笑道:“我在这里。”正是杨过。

    郭靖大喜,忙问:“你怎么骑着只大雕?”杨过笑道:“你跟那几个臭道士……”

    郭靖喝道:“胡说!快来拜见祖师爷。”

    杨过伸了伸舌头,当下向马钰、丘处机、王处一三人磕头,待磕到尹志平面前时,见他年轻,转头问郭靖道:“这位不是祖师爷了罢?我瞧不用磕头啦。”郭靖道:“这位是尹师伯,快磕头。”杨过心中老大不愿意,只得也磕了。郭靖又道,“这位是罗师叔,快磕头。”杨过见是罗凡,心道这人道不甚讨厌,于是也磕了个头。郭靖见他站起身来,不再向另外三位中年道人磕头见礼,喝道:“过儿,怎么这般无礼?”杨过笑道:“郭伯伯,我看这只大雕方才为了救我,伤势颇重,我们先救它吧。”

    “傻雕!”罗凡一看是神雕,心中顿时明了,神雕飞行比罗凡快上许多,因此早早被罗凡使来山上支援,观他此刻受伤,忙从怀中拿出些许金疮药撒在其伤口处。而神雕却是“咕咕”叫了几声,仿佛在为罗凡叫傻雕而抗议。

    郭靖见此雕极为神骏,心中大赞,再加上欲上前查探其伤势,倒也没有再逼杨过继续磕头。

    “罗师弟,此雕是你所养么?方才相救,郭某谢过了!”郭靖见罗凡与这雕颇为亲密,便误以为此雕乃罗凡圈养,连忙上前道谢。

    罗凡见郭靖误会,摇头笑道,“郭师兄,此雕与我乃知交好友,并非圈养之物,要谢,便谢它吧!”

    郭靖闻言甚异,与禽为友,倒是闻所未闻,不过还是向前作了一揖道,“这位雕兄,郭某谢过了!”

    “咕~”神雕好似听懂一般,连连点头,昂首挺胸,甚是得意。

    郭靖见此心中一惊,暗赞道,“此雕好生聪慧!”随即又瞪了杨过一眼,“过儿,还不上来道谢?”

    杨过对这雕倒很是亲近,连忙笑嘻嘻地过来道,“这位雕兄,小子杨过谢过方才搭救了!”

    郭靖喝道,“怎这般没大没小,这位是你罗师叔的挚友,叫师伯!”

    杨过笑脸顿时变成一副苦瓜脸,“哦”了一声,垂头丧气地道,“谢谢雕师伯。”

    神雕貌似对这小子颇为喜欢,清鸣一声,张开翅膀轻轻拍了拍小杨过的脑袋,倒真像个长辈一般,顿时惹得众人一阵大笑。

    笑罢,马钰问道:“靖儿,这是你的儿子罢?想是他学全了母亲的本领,是以这般刁钻机灵。”郭靖道:“不,这是我义弟杨康的遗腹子。”

    丘处机听到杨康的名字,心头一凛,细细瞧了杨过两眼,果然见他眉目间依稀有几分杨康的模样。杨康是他唯一的俗家弟子,虽然这徒儿不肖,贪图富贵,认贼作父,但丘处机每当念及,总是自觉教诲不善,以致让他误入歧途,常感内疚,现下听得杨康有后,又是伤感,又是欢喜,忙问端详。

    郭靖简略说了杨过的身世,又说是带他来拜入全真派门下。丘处机道:“靖儿,你武功早已远胜我辈,何以不自己传他武艺?”郭靖摇头叹道:“过儿性子顽皮,徒儿却是过于驽钝,恐教不好他。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页